54、心灵的芳香
作者:来小静      更新:2021-05-08 02:25      字数:3946
  --- - 超速首发 -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都有自己的闪光点,无论从事什么职业。 我知道自己的职业不光彩,但并没有看不起自己。我不能做莲花,但我想做一棵小草,总可以吧?别人看不起我,我觉得情有可原,但是,我还是要敝帚自珍,既然选择了按摩,就没什么后悔的,只需努力去做好,并且把握自己的原则就行了。别人“下海”,我可以站在岸上。我们的收入,比厂里的打工妹要高,但我们的地位却比她们低,我们的危险系数也高,什么性病、艾滋病、包括男人的变态,随时会向我们侵袭。你也许会问,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做那份工作?我想说,这份工作,我做得还算得心应手,待遇也相当不错,关键就在于我自己,请相信我,今天的我,已不是初出茅庐时的我了,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疼痛像浪头一样地冲击着我,看来,今夜是挨不过了,我得去医院看看,是不是里面撞坏了?要是撞坏了骨头或肌肉,或是里面有淤血,那就麻烦了,伤筋动骨一百天,我得在家好好休息了,不能去上班了。我的手捂在那里,感觉又肿胀了许多,像个拱起的山包。原来身体还能走动,现在躺床上了,动一下就感觉浑身痛,身上的肌肉也绷得紧紧的。我强忍手脚的酸痛,硬撑起来吃了一粒芬必得。芬必得是我常备的,因为有时会有痛经,特别是当那几天不慎受凉,就会酸溜溜的痛得很难受,有这个药,可以缓解一些疼痛,使心情平静下来。当然这只是权宜之计,我得抓紧去医院检查。我拨通了120,一刻钟左右,他们就来车把我接到了医院。
  晚上没有门诊,而急诊部里都是男医生,护士虽然有,但她们不懂啊。一位男医生问:“你哪里不舒服?”我摇头说道:“我要女医生,帮我叫个女医生来!”医生见多识广,猜到我的情况可能涉及隐私,二话没说,打电话把一个住在医院附近的女医生叫了来。我在里面的检查室,接受了她的检查,她一看一摸,说道:“怎么会这样?是被重物撞击了吧?可能里面肌肉受损,不过现在不能确定,也有可能会有淤血沉积,晚上拍片室的医生下班了,今天先在急诊病房休息一下,给你配点伤药和药膏,明天拍个片子再看吧。”医生还给我的手掌和膝盖处,涂了药水,说没什么问题。
  第二天早上,我给吴芳打了个电话,她已经上班了,我叫她过来陪我一下,还帮我请个假。当她听我说在医院里,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急忙说道:“好好,我马上过来!”等她来到我身旁,听我一说事情经过,气愤地说:“找他们去!叫他们赔医药费!要是摔了个年纪大点的,不摔个半死才怪!”我苦笑道:“找谁呀?小偷还是马路?”吴芳说:“当然是找管路的部门啊,他们的盖子为什么不搞个锁,锁上呢?”我说:“锁上有什么用?人家要偷你,防盗门照样会撬了,何况是路上的盖子?”吴芳说道:“说得也是。对了,你不是认识电视台的记者吗?找他们帮忙曝光一下,看有没有人出来管?”我说:“省省吧,我可不想为这点事,去惊动他们,搞得满城风雨。”
  我还是很疼,那个地方还不能老用手去揉,要是让不知情的人看见,还以为我是变态呢。吴芳陪我去拍片,拍完后等了十来分钟,片子就出来了。医生说:“骶骨有点骨裂,需要卧床静养,一个月以后才能恢复,要不要住院?”我想,这点伤,又没有生命危险,我们也不是钱多得没处花,用不着小题大做住院了吧?我可没有那么娇贵。
  我还是回到了住处,住院虽说有护士精心照顾,但一来花钱,二来哪有家里舒服?光医院里那股消毒药水的气味,就让人没有食欲了。吴芳这几天很乖,夜里也不出去野了,下班后就回家陪我。早上她去买好菜,中午我自己做饭烧菜,晚饭也是我烧好后一起吃。我曾对吴芳说过:“女人要会基本的家务,洗衣、烧菜、整理等,都要会,要不然嫁人以后什么都不会,那可不行。”吴芳笑道:“这有什么?现在可以请保姆请钟点工啊。”我是没法说服她了,她和我年龄相近,思想却和我大相径庭,不知是她太开放?还是我太拘束了?
  毕竟不是重伤,起床适当活动一下,应该没问题的,如果一天到晚躺在床上,那不是闷死了?再说,老躺着,身体也不舒服呀。我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对海棠春的按摩生意,多少是有点影响的,因为我也有很多老顾客,而且,有我在,仿佛能提升海棠春的品牌。我几天没去上班,有很多忠心耿耿的顾客,向服务台问起了我的情况。店里知道我摔伤了,可没知道我摔伤在哪里?徐经理和王大哥还过来看望我,带了一些礼品和三千元的慰问金,还叫我安心养伤,店里的事他们会安排好的。我知道他们是来笼络人心的,担心我病假是假的,以为我想跳槽。我给他们吃了定心丸,我说:“不在海棠春呆满三年,我是不会考虑离开的,无论是谁,就是出再高的工资,也挖不走我的!”我也觉得频频跳槽并不好,做工作没有长性,就像浮萍一样没有根,是没有出息的。
  那里的肿块慢慢消失了,但摸上去还是感觉有点痛。吴芳开玩笑说:“怎么那么巧,别的地方不撞,偏偏撞到了那里?要是再往下一点,恐怕你的要被撕裂了,那可就惨不忍睹了!”我瞪了她一眼,说道:“你不会幸灾乐祸吧?要知道,我摔伤,你也有责任的!”吴芳一愣,不服气地说:“你摔伤关我什么事?怎么我也有责任?静姐,你别吓我啊!”我笑道:“你要是不跟男人出去玩,和我一起下班,我就不会骑那么快,我骑得慢了,就来得及刹车,也就不会摔伤了。”吴芳笑道:“拐弯抹角,怎么怪我身上了?你也太牵强了吧?”
  由于意外的摔伤,我把清明节要去盐城的事忘了。直到四月四日傍晚,我和吴芳刚吃完晚饭,忽听到有嘟嘟的敲门声,我和吴芳都感到奇怪,因为我们这里没什么朋友,吴芳听我的话,也不把客人带回家的,我以前认识的方先生,也早就断了来往了,高老板虽说也知道我的住处,但他更不会冒昧来找我的,小区里的物业管理费,我们早就交了,那会是谁呢?吴芳把门打开,只见门外济济站着好几个人,她们都扮鬼脸,冲我们笑呢!原来,是徐姐和海天堂的几位姐妹!吴姐与小红和我熟,但和阿兰不熟,所以她们没有一起过来。看到她们,我才想起,明天就是清明节了,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我摔伤的事,也没打电话去告诉她们,因此,她们就如期赶了过来,准备在我这里先住一夜,明天一早就坐车去盐城。
  我有点为难,依我和阿兰的姐妹情份,自然是要去的,可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太适宜出远门,而徐姐和阿芳她们都来了,我该如何向她们说明?除了徐姐比我年长几岁,我对她敬重以外,我和阿芳、阿春、阿菊、阿梅等,还有永远离开我们的阿兰,都是亲如姐妹,我们几个人相逢,自然是热闹的。吴芳怕我答应她们,明天要和她们一起去盐城,就说出了我不慎摔伤的事。大家一听我摔伤了,都很紧张,当听说是我那里被自行车撞伤,又有点忍俊不禁。阿春说:“真是奇怪,还没听说有那里被撞伤的,你算是破了吉尼斯记录了。”徐姐说:“还好,情况不是很严重,要是里面有淤血,那还要开刀呢。”阿梅说:“小静,那你有没有找他们算帐?”我笑道:“冤有头债有主,可让我找谁去?只能自认倒霉了。”
  夜里睡觉的时候,徐姐说要和我睡,让阿春和吴芳睡,其他两位睡沙发,大沙发打开,也和一张床差不多。徐姐像照顾小孩子一样地照顾我,我要喝水她帮我倒,我要上卫生间她扶着我,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说:“徐姐,我不是病人,这点小伤不要紧的。”徐姐说:“你现在康复阶段,小心一点好,要是再摔了,那骨骼就很难恢复了,那会留下后遗症,痛苦一辈子的。”听她那么一说,我也不敢说什么了。
  徐姐吩咐熄了灯,要大家好好睡,明天才有精神去盐城。她已经决定了,她们几个去,我留下来,不用一起去了,以后有机会还可以去看望的,来日方长嘛。我感到有点遗憾,但也只能这样了。虽说灯关了,但大家都没有睡意,我和徐姐睡在一头,也在嘀嘀咕咕地聊天。我说了那天被“绑架”的事,还说了花样年华的那场火灾。徐姐说:“太危险了,那也是你命大,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小静,你有什么打算吗?准备一直做下去吗?”我说:“我准备再做几年,就和你一样,开个培训班。”徐姐说:“我劝你还是别开了,一是不正规,有关部门知道你私下收费办班,是要处罚的;二是按摩这个行当,毕竟不是正当职业,既是帮人,也是害人。”我明白徐姐的意思,教给越多的女孩按摩手艺,虽然解决了她们的生存问题,但同时也使更多的人,陷入了泥潭。
  我说:“希望按摩行业能够文明经营,不要沾惹那些色情服务,生意还是可以做的。”徐姐说:“想法是对的,可现实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很多男人来按摩,其实说穿了,就是来找乐的,要是正统的按摩,很多客人是不感兴趣的。”我说:“是啊,我也分不清楚,到底是这个世界堕落了?还是男人都下流了?或是我们女人都放荡了?”徐姐说:“小静,我劝你还是尽早脱离这个环境,找份好工作,嫁个好男人,那才是正道。”我叹息着说:“我也想过了,我会按摩这门手艺,要找一份工作是不难的,但要我重新开始,换一个工作,是有点难的。至于嫁人,我现在还没想过呢,我也不知道好男人都在哪儿?看着别人都很幸福,我们就是想谈一场恋爱,也是很难的,男人喜欢我们,但不会和我们结婚的。”
  徐姐说不聊了,要睡了,明天还有事。我真是佩服徐姐,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还发出了均匀的轻鼾声,她真是个拿得起又放得下的女人啊。我虽然认识吴姐在先,但徐姐在我的心目中,才是真正的姐姐,她使我在摸索着前进的时候,没有丧失自己的良心,还让我隐约看到希望的曙光。正如此时,我望着窗外,外面一片漆黑,我知道,这是黎明前的黑暗,不用多久,启明星就会划亮夜空,清晨的阳光,也会透过薄薄的窗帘,照耀到这个房间,也照到我的心房。也许,世界上最公平的东西,就是时间,我们面对同一个太阳和月亮,每一天的时间是相等的。不论生活在何处,时光流逝,既带走了我们的青春,也留下人生的经验,使我们在平凡的生活中,感受到生命的珍贵和芳香。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