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 生死存亡 【大结局】
作者:辣椒江      更新:2021-04-17 03:43      字数:7656
  几人相视点头,同时腾身跃起,此时他们与法拉利那七人不过数十米的距离,阿飞瞬间停在几人身后数米处,双腿微曲,沉腰跨马,双手由外向内划了个圈,正是排山倒海的起手式,白色的真气缓缓汇聚于那个圈内,随着时间的推移,圈内真气越聚越多,由稀变密,由密变浓,逐渐形成一个足球一般大小的圆球,阿飞额头不断渗出斗大的汗珠,衣衫无风自鼓,猎猎作响,几缕黑色发丝飘逸的在风中飞舞。[ 都市*文学  ] ~
  颓废一马当先,双掌往阿飞后背一贴,内力如开闸的潮水急速涌入阿飞的体内,阿飞的内功乃是绝学北冥神功,百纳海川,颓废的内力涌入阿飞体内,立即被自动转换,由阿飞控制着朝双臂奔涌,其他人有样学样,完美天朝的雷克萨斯,童话,梦幻等众多高手纷纷如接龙一般将内体传入阿飞体内。
  阿飞只觉体内一股磅礴的内力疯狂的奔涌着,片刻,内劲形成的圆球已达到篮球那般大小,阿飞已渐渐感到内力产生了微微暴动,他知道这已是自己的极限,当即不在勉强,颤抖的双手由内向外缓缓推出,仿佛环臂抱着一个巨大的篮球般缓缓向外退出,由于汇聚的内力委实过于庞大,巨大的反噬力量导致阿飞双手险些无法推出,若是那样,恐怕阿飞这一身内力就要毁于一旦了,而内劲的威力也会将他们这群人炸成粉碎。。
  Ru白色篮球状的内劲发出的强烈刺眼的光芒,周围百米范围内充斥着一种耀眼的白芒,这白芒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旁人不禁然惊呆了,一群怪胎。
  白色光芒四射飞散,仿佛太阳一般,距离较近的几人情不自禁的用手掩着眼睛以遮挡刺眼的光芒。
  篮球状的真气团朝法拉利七人飞去,速度极其缓慢,空气仿佛被内劲球激烈的挤压着一般,发出‘嗤嗤’的声响。
  众人骇然,这些家伙疯了,他们这才知道,原来内力还可以这样玩的,那个篮球一般大小的真气团仿佛太阳一般不断冲击着他们的心灵,带给他们的是无尽震撼和视觉上的折磨。
  真气团飞行的速度虽然极其缓慢,但终还是飞到了法拉利的身后。
  “法拉利,小心背后。”宝马惊恐的看着就要砸中法拉利的内劲团,惊呼出声。
  法拉利闻言一惊,随即反应过来,原来是奔着自己而来,法拉利看也未看,剑身一转,反身一剑砍向来物。
  见状,正在真武七截阵之中的荣誉双眼猛地凸起,旋即抱头趴在地上,猛喝道:“西北狼,天眼,快趴下。”
  西北狼与天眼毫不迟疑,抱头趴在地上。
  “喀嚓”
  法拉利手中那把锋锐的宝剑砍在内劲团上,瞬间化为碎片消散在白色的气芒中。
  内劲团受到撞击,只听“轰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内劲团发出了一阵强烈的爆炸,周围五米的地方皆被那股强大的内劲笼罩其中,以法拉利为中心,直径十数米的范围皆受到爆炸的波及,除了及时趴下的几人未受什么大的伤害,其他人皆是非死即伤,法拉利与宝马七人更是当场被炸的灰飞烟灭,鲜血都没来及喷出。
  西北狼爬起来忙跑到阿飞等人身边,不过西北狼,天眼等几人也是遍体鳞伤,实力降低了好几个档次了,此时阿飞,颓废,雷克萨斯等人脸色苍白,如一滩烂泥躺在地上,显然是内力消耗过度,惊讶过后,将军令残余的高手正欲上前捡阿飞这几条死鱼,可见西北狼,天眼等几位高手已经第一时间回防,也就放弃了,若是死鱼没捡到,反倒把自己的命给丢了就得不偿失了。
  将军令那边真武七截阵七人阵亡,爆炸的威力也连带杀死了其他的高手,甚至于三大联合帮会这方的高手也被波及到一些,不过三大联合帮会这边的阿飞,雷克萨斯,颓废等高手也都歇菜了,内力耗尽等同于废人,双方的死亡率可谓是不相上下。
  不知道何时,剩余的数千普通帮众已经停下了手中的战斗,自发自主的远远的观望着这方的高手决战,冷静下来的他们突然想到,这是他们高手之间的私人恩怨,老子这么激动,拼死拼活的,这不是有病么?
  星辰刀神心中那个气自然不必多提,这下亏大了,在竞技场死亡等同于自杀重生,帮会里那么多高手就这么在自己眼皮底下一个个牺牲了,自己帮会赖以生存的真武七截阵也寿终就寝了,更让他气愤的就是,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混蛋,对自己死缠烂打,一双拳头和铁拳一样,力量大的惊人不说,每一拳还带着拳影,拳影竟然还带有实质性的攻击,打在肉身上那叫一个痛啊,怎让他不气。[ 都市*文学  ]
  能让星辰刀神如此抓狂的自然非九州莫属了,其实九州也不想这么折磨他,只不过这厮的没有换上美少女战士手套,攻击力有所不知,否则星辰刀神的身体早就被砸的稀巴烂了。
  伪装和堕星魂这边不容乐观,伪装应付铁面人虽然能从容不迫,但堕星魂的实力和弑有着明显的差距,被弑打的节节败退,若不是伪装不时从旁协助,堕星魂恐怕已经遭难,其实伪装还有最后一招没有使出,那就是在燕王古墓九层突然领悟的那招,幻灭典第五式——幻灭,只不过使用这招的代价实在太大,不到最后关头,伪装万不敢使用。
  “幻灭典第五式。。幻灭:消耗五成内力,短时间提高所有武功百分之三十的威力。”
  这个短时间确实不是一般的短,伪装测试过,只有十分钟,以一半内力换取十分钟的武功威力大幅度提升,不到万不得已,伪装可不敢胡乱使用。
  然而就在伪装思忖着如何攻破铁面人时,身旁陡然传来一声轻呼,伪装偷空一瞥,正见堕星魂被弑一剑透胸而过,直直的从空中掉落在地上。
  伪装心中大惊,这种情况是他最不想看见的,但现实总是那么的残酷,同伴一个个受伤倒地,眼见躺在地上的堕星魂就要被弑一剑刺杀,伪装当即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毫不犹豫的发动幻灭典第五式,幻灭,陡然,丹田内瞬间空了一截,但实力却陡然增加,伪装空中一个横挪,破剑直指弑而去,空中仿如划过一道流星,伪装后发而先至,剑芒瞬间攻到弑身后,无声无息的从弑身后穿过,宽大的剑身在弑的身体留下了一个触目惊心的伤口,喷涌而出的鲜血伴随着直到此时才发出的破空声冲击着所有人的视觉和听觉。
  弑不敢置信的回头看着伪装,脸上全是不可思议,自己竟然无缘无故的被伪装一剑穿透了身体,那一剑竟然突破了音速。。。。弑忽然觉得自己这次似乎真的玩大了。
  其实这也亏得伪装隐藏了这么久,加上弑又是一心想击杀重伤倒地的堕星魂,对身后的伪装全无防备,又加上伪装发动‘幻灭’,实力大增,出手速度更是突破了音速,无声无息乃是偷袭的最高境界,在如此多的不利因素下,弑不受伤反而有点说不过去了。
  ‘幻灭’一旦发动,便进入了倒计时,损耗了一半内力才换来的武功增幅伪装浪费不起,刺伤弑之后再次扬起一剑,目标仍是弑,这个时候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候,若是不将最厉害的杀了,留下来只会是一个祸害,然后他的速度快,铁面人的速度却也不慢,在他刺伤弑的那一刹那,铁面人就做出反应,六道白色剑气呈六个方向将伪装包围。
  伪装快速一扫,心中顿时有了计较,自己这一剑固然能杀死弑,但毫无疑问,自己也将被铁面人的剑气击伤,一条龙精虎猛的命换一条生命垂危的命不换算,伪装一把抓起堕星魂,身形在空中急速一转,瞬间奔到十数米开外,将堕星魂放下,伪装又转身朝铁面人冲了过去。
  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自己体内的内力已经临近枯竭,方才与铁面人大战本就消耗了三四成,方才又发动了幻灭,一次性损耗了五成内力,此时他体内只剩下一两成内力,自从出关以来,从来没有遇到内力问题的伪装似乎已经将这个问题抛到九霄云外去了,长久下来有着充沛的内力导致他许久之前就不曾关注内力问题了,而这个问题却在这种情况下即将显现出来。
  伪装突然实力大增,铁面人猜想他定是发动了什么奇功,据常理来推断,这种武功带来的威力强,但时间和消耗同样会很庞大,所以铁面人并不担心,只有自己撑过一段时间,就一定能翻身。点com
  铁面人也不与伪装正面对抗,对于伪装的快剑一味的闪躲,虽然闪起来是那么惊险,但却能保住性命。【 】
  追逐了片刻,伪装终于察觉到一些问题了,他感觉到体内的异状,丹田内仿佛一下子变的空荡荡的了,伪装大惊失色,妈的,这种时候没内力了,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发现,系统还是这么喜欢作弄他。
  伪装突然停了下来,静静的站在地面,眼神不带丝毫色彩的盯着铁面人,内心掀起滔天巨浪的他,神色却没有丝毫异状,这个时侯,他知道一旦让铁面人察觉出自己的异状,就必死无疑。
  铁面人见伪装忽然停了下来,也站在原地不动,只是眼角那一丝笑意仿佛是对伪装的讥笑。
  竞技场之中,将军令的高手只剩下不到十人,星辰刀神与九州仍在对战,而保镖集团也只剩下小猪,血流,无心,天涯客,三大联合帮会这方也好不到哪去,除了西北狼,天眼,荣誉,以及内力耗光的阿飞,颓废,雷克萨斯,童话,梦幻,还有就是天上人间的天上皇以及情义盟的一天一日两兄弟。这些人虽然并未牺牲,但也都是些伤残人士,战斗力从火箭筒直接下降到玩具枪的层次。
  “该我了。”铁面人淡然的声音响起,旋即带起一连串的幻影朝伪装冲了过去,处在伪装身旁的西北狼,天眼等人虽然不知道伪装为何不闪,但从伪装闭目等死的神台上来看,应该是遇到什么问题了,也不管实力的差距,几人一拍地面,腾身飞了过去,铁面人离伪装足有数十米,而西北狼,天眼等人离伪装不过数米,但就是如此明显的差距,待铁面人冲到伪装身旁,西北狼等人才堪堪赶到,两者的速度高低立分。
  西北狼,天眼及时赶到为伪装化解了一次危机,九州,天上皇,一天一日等众多还算完整的高手也无暇多顾,连忙也冲了过去,加入救援的大军中,他们很清楚此时此刻的情况,铁面人只有伪装能够应付,若是不支持到伪装恢复过来,那么所有人都将死在竞技场,就算不为伪装的安危着想,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也应该挺身而上。
  见众多兄弟为了自己冒死抵挡铁面人的攻击,伪装心下大为感动,急忙盘膝而坐,企图尽快恢复一点内力。
  突然,一道奇异的琴声幽幽的传来。。
  一直被人遗忘在角落的思思在这个时候,弹奏起清心普善咒,高山流水般的琴音让伪装逐渐放松下来,心如止水,波澜不惊,内力的恢复的速度快的惊人,在内力恢复的同时,伪装也并未闲着,最后百分之一的内力一定要融合成功。
  思思的琴声效果范围是声音所及的地方,伪装受到琴音的增幅,其他受伤的人同样受益,譬如重伤倒地的弑,堕星魂在琴音的辅助下,伤势急速恢复着,也让他们对这道奇异的琴声产生浓厚的兴趣,不过更多的人对弹奏这种琴声的主人更感兴趣,毕竟思思也是一个娇滴滴的美女。
  在琴音的激发下,那始终无法融合的百分之一终于融合成功了,在内力完全相溶的那一刹那,伪装丹田内的内力陡然消失,下一刻,一股全新的内力瞬间将丹田填充到饱和状态,这种内力伪装前所未闻,竟然仿如流水一般在丹田经脉中游动,所过之处,让伪装舒服的直欲呻吟,仿佛被一个绝世美女的芊芊玉手轻轻的抚摸着肌肤,那种痒痒的感觉让人抓狂。
  伪装控制着这股如流水一般的内力向前挺进,在杂乱的经脉中,这股全新的内力畅通无阻,仿如在大海中欢快畅游的游鱼,无拘无束,无欲无为,经脉中,那个许久未能突破的障碍,在这股内力的冲击下,轻易的冲过了,冲过那道障碍就是经脉的尽头。
  伪装发现经脉的尽头竟然是另一个丹田,这个丹田与本身的丹田大有不同,本身的丹田中内力是平静的,如流水一般缓缓起伏的,但尽头这个丹田中,内力却异常的狂暴,暴虐的如一头发情的公牛,面对伪装本身内力的侵入,另外一个丹田中那股狂暴的内力更加暴乱起来,不断的冲撞着伪装本身的内力,在那股暴虐的内力下,本身内力仿如一个受伤的小孩,乖乖的站在门口不敢轻举妄动。
  伪装知道,只要将那个丹田中暴虐的内力引导到体内本身的这个丹田中,那内力就能为自己所用,可关键是,到底该如何才能将那里面的内力引导出来,两个丹田各处一方,由一条杂乱的经脉相连,但两个丹田中的内力却无法相通,委实让人郁闷。
  琴声依旧没有停止,而堕星魂,弑的伤势却都好了大半,能动手的他们立即又打到了一块,不过弑的伤势还是比堕星魂要来的重,实力只恢复了两三成,对付实力恢复了五成左右的堕星魂,也不似开始那么轻松了。
  铁面人这边,西北狼,天眼等一干高手在铁面人手上也是防多攻少,这多时间,每个人身上又添加了一些新的伤口,而情义盟的一日一天更是英勇献身了,面对弟弟的死亡,身为哥哥的一天一日宛若癫狂,放弃防守,全力攻击,不片刻,也跟着弟弟的后尘而去。
  少了两个配合默契无间的兄弟,西北狼这边的压力更是骤然上升,本来防多攻少的他们已经落魄到有防无攻,很是狼狈。
  其实铁面人心中也很是焦急,伪装已经盘膝打坐这么久,肯定也恢复了一些内力,如果在不动手将其杀死,等对方完全恢复过来,那么死的就是自己了,权衡利弊之下,铁面人放弃了击杀西北狼等人的机会,转身向一旁的伪装杀了过去,面对即将刺穿自己身体的长剑,伪装却依旧闭目,保持着淡然的神情。
  面对铁面人的舍身攻击,天眼,西北狼等人也是无可奈何,挡住他都有些牵强,又如何能阻挡的了他的步伐呢,进过琴音的激励,阿飞,颓废,雷克萨斯等人也都恢复了一些内力,但凭他们的速度又怎能阻挡的了铁面人的进攻步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剑向伪装刺下。
  情雪大惊失色,掩着秀眸不敢在看下去,思思的琴声也戛然而止,琴弦在那一刻崩断,发出一声仿佛石头摩擦玻璃的尖利刺耳的声音,震的在场之人心中一阵烦闷,更有人嘴角溢出一丝血迹,可见清心普善咒也是有攻击力的。
  手中长剑毫无阻碍的刺入伪装的身躯,铁面人眼角露出一丝笑意,但下一刻,那一丝笑意便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莫名的诧异和不可思议,他的剑确确实实的刺入了伪装的身躯,但是,他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着力感,仿佛刺在空气中一般,而下一刻,伪装的身影已经在原地消失,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丝毫征兆,没有丝毫动静,就那么鬼魅的消失了,就算速度再快,也该带起一点残影,但是伪装却是凭空消失的,这不由得让所有人想起一个玄奥的词汇:瞬移。
  下一秒,铁面人忽然变得心如死灰,因为伪装的身影再次凭空出现,带着一张邪恶的笑容出现,只见伪装右手轻描淡写的一挥,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当即袭来,自己的身体立即如一片纸页般在空中翻飞,但是自己却没有受到丝毫伤害,铁面人心中骇然,这到底怎样的功力和控制力?
  “呵呵,停手。”伪装淡然笑道,带着低沉嘶哑的魅力,仿佛系统发出的提示音一般,虽然音调不高,但却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
  方才的惊险让伪装仍是心有余悸,在铁面人即将刺中他身体的时候,思思的琴弦突然崩断却恰巧救了伪装一命,琴弦崩断发出的怪异声音,导致伪装心弦突然一乱,控制体内那股流水一般的内力力道也跟着一乱,致使流水般的内力误打误撞的闯入了那个全新的丹田之中,两股内力在千分之一秒内进行了一番大战,旋即仿若两个一见如故的好友般完美的连通了,一条经脉连着两个丹田,两个丹田中的内力生生不息,这一刻,伪装竟然直接突破了绝世高手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这种境界伪装说不出来应该如何形容,总之,此时绝世高手在他眼中,就仿佛蝼蚁那般弱小,因此才有了方才的犹如瞬移一般的诡异镜头。
  伪装见一些人并未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身形陡然消失,不到眨眼时间已经出现数十米开外的星辰刀神身旁,右掌轻轻一拂,星辰刀神带着惊恐的神色跌在十数米开外,但浑身却没有丝毫受伤的痕迹,然而下一秒,他的身体突然鼓胀起来,仿如一个圆圆鼓鼓的大球,最终炸成了碎片。
  “哈哈哈哈。”铁面人忽然狂笑起来,“天意。”
  “现在可以公布你的真实面目了吗?”伪装笑道。
  铁面人缓缓取下面具,露出一张白皙,帅气的不像话的俊逸脸庞,道:“伪装,你赢了。”
  “秦公子。”伪装目瞪口呆。
  “大哥。”堕星魂目瞪口呆。
  “秦大哥。”情雪目瞪口呆。
  面对这三人的同时目瞪口呆,其他人目瞪口呆。
  “哈哈,果然是你,怪不得能命令星辰刀神,怪不得出手那么大方,不过,你的行为似乎有些不符合你的身份。”伪装道,星辰刀神的食品公司是秦家旗下的,听命秦羽自然很平常,只是,伪装想不到,他竟然会用钱来买断自己和情雪的感情。
  秦羽道:“呵呵,如果当时你答应了收钱,你就不配和小雪在一起。”
  “你是在考验我。”伪装疑惑道。
  “可以这么说。”
  “大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堕星魂对铁面人之前的种种行为很不明白。
  秦羽笑着解释,仿佛一个置身事外的人一般:“秦于两家本来是让我和小雪联姻,我的未婚妻跟着别人,我不能不出面做做调查,就算不为了我的幸福,为了小雪,我也要将伪装这个人摸透,你说呢?”
  “原来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考验我的为人?”伪装哭笑不得,搞了半天,原来是这么回事。
  “伪装,你赢了,你赢了情雪,赢了整个江湖。”秦羽道:“我输了,这场爱情争夺战,我也该退出了,祝你们幸福,我会为你们准备一份贺礼的。”秦羽不愧为大世家的子弟,其气质和风度远不是常人所能比拟的,此时此刻,竟还能做到如此洒脱。
  伪装道:“不,你错了,情雪是我的爱人,不是我的筹码,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赢得什么,而你,也没有输掉什么。”
  情雪含情脉脉的看着伪装,心中那个感动自不必说,伪装这厮说起煽情的话来一点也不含糊。
  “江湖,也是时候改头换面了。”秦羽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旋即,一道系统提示声响起。。。。。
  “你解散了将军令?”伪装惊疑的看着秦羽,方才正是将军令解散的系统提示声。
  “这一战,江湖的高手有过半重生了,将军令还有存在的必要么?”秦羽耸耸肩道:“好了,我也该退出江湖了,再见了。”
  这一战之后,江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完美天朝自然而然统领江湖,而伪装,颓废,阿飞,弑,堕星魂等众多超级高手集体消失于江湖,连带一起的还有数位绝色美女,没有人知道这群人去了何处,留给后人的,只是无尽的猜想和那些过往的传说,也有人寻遍千山万水,目的便是拜这些高人为师,但没有一人能找到这些人的踪迹。
  随着众多高手的退隐,江湖迎来了一个全新的纪元,大多青年豪杰纷纷冒头出水,又是一段不朽传说的开始。
  两年后,上海市。。。
  “叶江,孩子都哭成那样了,快点帮孩子换换尿布啦。”情雪小蛮腰上系着一块围巾,一边弯腰打扫着叶江那个破屋,一边冲呈‘大’字型躺在沙发上的叶江嚷嚷着。
  “等我看完蜡笔小新就去换,你急什么啊,我都不急。”叶江眼睛死死的盯着电视屏幕。
  “想我当年我也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怎么就给你当保姆呢!”
  “生米都成熟饭了,你后悔也没用了,你要是敢红杏出墙,我一定会寻花问柳的。”
  “寻你个头,等换好了尿布再跟你算账,今天轮到你帮我捶背了,你别想撒赖。”
  看着扭着小屁股走近房间的情雪,叶江心中升起一股满足和幸福,他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报纸,上面的头条标题赫然写着:上海市杨浦区两名男子跳自杀,据调查,两名死者是杨浦区的两个团伙老大——方天,陈军。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