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女人心难懂(一)
作者:春雨润我心      更新:2021-04-16 21:56      字数:2473
  方圆绽开笑脸:“董校长,快请进。【 】”
  董梅进了门,把门带上。看着董梅的神情,方圆的心里有一种不祥之兆。
  董梅在办公桌外侧的椅子上坐下,望着方圆,并不说话。
  方圆陪着小说,问:“董校长,找我有什么事吗?”
  董梅仍然不说话。
  方圆看到董梅的情绪似乎并不太好,也摸不清是什么原因,想引开一个话题,分散一下。“董校长,学校的新学期计划写得怎么样了?我能不能拜读一下?”
  董梅望着方圆,感到他离自己越来越远,心中不禁黯然神伤,泪水在这一瞬间噙满了眼眶。这可把方圆吓着了,他连忙关切地问:“董校长,你怎么了?有什么需要我方圆帮忙的,我来帮你做。是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
  董梅摇了摇头,抿着嘴,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
  方圆心里真有些慌,万一有人在这个时候进来,看到董梅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哭,那自己真是走到哪里也说不清啊!想起在延平酒醉后的荒唐,方圆心里像吃了后悔药,真是难受极了,但想想第二天早上酒清醒了之后与董梅梅开二度,那绝对不是董梅的错,而是自己中烧啊!就是在那一天,自己的童男之身没有了,也第一次知道了男欢女爱是怎么回事,以至于现在与孔双华**之时,还时刻不由自主地把与孔双华的感受跟董梅对比,一个像青涩的毛桃,微显稚嫩;一个似温润的泉流,自然流淌。[ 都市*文学 ]有时甚至会或多或少地萌生一点再与董梅一次的想法,但立刻就会被自我谴责:身在福中不知福,有这么好的女朋友,有这么好的岳父和岳母,还想着五花六色的,实在不应该啊!但延平二日,仍然是方圆挥不去的梦魇,与董梅的事,总是埋在自己身边的一颗不知什么时候会爆炸的炸弹,炸得自己粉身碎骨不说,孔双华也肯定会离开自己,孔子田对自己的支持肯定不再有,那么翟新文、姚长青的支持还会有吗?这光明的前途在一刹那就变成了黑暗的午夜。
  现在,董梅竟然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流泪,这可不是小事啊!方圆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危机,一时间也麻了手脚。
  方圆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包手帕纸,递给董梅,温言安慰道:“董校长,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一说,就会好些。”
  董梅忽然说了一句话,吓了方圆一跳:“方圆,还记得在延平的那一夜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方圆当时就愣在当场,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都市*文学 ]
  董梅抬头看了方圆一眼,幽怨地说:“我知道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年龄比你大许多,根本配不上你。我也知道你有女朋友,大概很快就要结婚了。但从有了延平那一夜之后,我心里就放不下你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你,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是着了魔了还是犯了病了,越是克制着不去想你,你的音容笑貌越是顽固地出现在我的脑海。方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天哪!方圆觉得自己脑袋有爆炸的感觉!一时间,许多时髦的词汇一股脑儿地涌上方圆的心:姐弟恋、第三者手足、婚外恋、脚踩两只船……也不管这些词是不是跟自己吻合,反正沾上边的就拼命地往外涌出。方圆头有些晕了,忍不住用手扶住了办公桌。情况怎么会是这样?情况怎么会是这样?几分钟前,方圆还志得意满,想要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做出更大的成绩,现在,心灵都差一点被击倒了。
  方圆扶着办公桌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沮丧地把两只手深深地埋在自己的头发里,脑子里乱得像豆腐渣一样散成纷乱无序的碎片。
  倒是董梅看到方圆这个样子,心疼得不得了。她站了起来,走到方圆一侧,轻轻地抚摸起方圆的头,温柔地问道:“方圆,你怎么啦?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其实在延平,我也是心甘情愿的。我不会破坏你和孔双华的关系的,你不要这样。”
  董梅的抚摸让方圆的心得到了一种莫名的安定,但一刹那间,方圆又像被触电了一般,站了起来,吓了董梅一跳。“你怎么啦?”
  方圆刚才真是担心突然进来一个人,这要是看见了董梅在抚摸自己的头,那还不要了命了?看到董梅一眼的关切,方圆说:“董姐,你先坐到对面,我们面对面谈一谈,比较好。这个样子,万一进来人,容易引起误会。”
  董梅听话地回到原来的座位上坐下。方圆说:“董姐,是我对不起你,真的。当时我是酒醉失德,然后又鬼迷心窍,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给您陪不是!”方圆深深地向董梅鞠了一躬,董梅慌忙站起来,扶着方圆的肩膀:“方圆,你这是干什么?我是心甘情愿的。”
  这个“心甘情愿”让方圆更加觉得难受,这是一种说不清的滋味。方圆坐下了,对董梅说:“董姐,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女人,一个很好的女人,上次我做的事情,不管是不是你心甘情愿的,反正我是对不起你。不过,我还是希望董姐能够把我看成是你的小弟弟,而不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想的那个人。你知道,我和孔双华现在感情很好,我们年龄也相当,也准备在不久的将来要结婚了。所以,我不能对董姐你承诺任何事情,我愿意做你的小弟弟,做你的好同事,做你的好朋友,但我和你之间,以后不能再发生那样的事情,这对你也不好,对我也不好,对孔双华也不公平啊!”
  董梅垂下了头,沉默不语。看得出,她内心正在激烈地斗争。
  方圆的心也在淌血,也矛盾得荆棘丛生,有一根根小刺在心里扎来扎去让他觉得阵阵刺痛。董梅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对我方圆也是非常地好,从来只会维护我方圆,为我方圆的每一点进步高兴,但自己不能接受她啊!这是在社会主义社会,不是可以娶许多个老婆的社会,虽然社会上也存在着一些二奶、情妇的现象,但绝对不适合于自己,因为自己要进步,自己要发展,自己要干一点实实在在的事,如果发生了一男多女的事情,那前途肯定就完蛋了。
  终于,董梅抬起了头,她的目光里仍饱含着柔情,却也有几分刚毅:“方圆,我知道,我跟你之间真地不会有结果,毕竟我离过婚,也比你大许多,我也知道你说的对。好,我就把你看作是我的小弟弟,看作是我的好同事,看作是我的好朋友,以前发生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我以后再也不提了。”
  “董姐,谢谢你的理解,谢谢。”方圆的话发自肺腑,心里忽然有一种解脱之感,但董梅紧接着说的一句话让方圆顿生许多感慨:女人心,真难懂啊!
  &h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