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
作者:      更新:2021-10-30 21:56      字数:4169
  晴雯
  王婆子被撵,赵嬷嬷接受丫头们的亲事,王熙凤、贾琏、平儿三人心照不宣的过起了和和美美的日子。[都市^文学 ]时常闹腾、刻薄的邢夫人听到王善宝家的回禀,对此事却是如无所闻一样保持缄默,反而让王熙凤弄不明白的提心吊胆。
  看着近日王熙凤请安来都恭敬、小心翼翼的表现,王善宝家的在背后不由偷笑的打趣道:“太太,你看二奶奶那个模样真是好笑。我看她一定以为太太你会开口,您现在不动倒是让她跟那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没着落了!”
  邢夫人闻言得意笑道:“这就是老夫人、王氏那里夸出朵花来的精明人,一来就先发派了自己的陪嫁婆子、丫头,真不知道是哪根筋别住了。我是小门小户出身的,可我也知道要是没了自己人,到头来吃亏都找不到地方。开口,我开什么口,给她提醒,我疯了?”
  王善宝家的闻言附和道:“就是,连她亲姑姑都舍不得提点,太太您要是好心,说不定二奶奶还以为您这婆婆要怎么样她呢!”
  邢夫人闻言讥讽道:“我算是放心了,咱们就等着看好戏。那个平儿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这才多会院子里就出了善心人的名声,以后有咱们二奶奶好果子吃。”
  日子一团和气的过着,快腊月时有天赖嬷嬷来拜见,鸳鸯瞅着她身边跟着一个打扮得精精神神的小丫头。细瞧眉眼细致、身姿纤细,虽然还没全张开,可却已经自有一股风流体态。
  等鸳鸯给赖嬷嬷见过礼,赖嬷嬷指着身边的小丫头介绍道:“这是我家里收的小丫头,原先一直在家里,现在知道眉眼高低了,带过来让老夫人过过眼。”
  说完吩咐小丫头道:“妮子,这个是老夫人房里的鸳鸯姐姐,还不过来拜见。”
  小丫头闻言大大方方走上前,声音爽脆开口道:“妮子见过鸳鸯姐姐,鸳鸯姐姐好,妮子这里给姐姐拜早年了。”
  鸳鸯笑了笑,从带着的荷包里掏了一个小玉坠子塞到小丫头手里。见小丫头不住的推辞,赞赏点头道:“是个爽朗伶俐的,这是姐姐给你的见面礼,收着就是。”
  听到鸳鸯的赞赏,赖嬷嬷神色略带满意的对小丫头发话道:“还不谢鸳鸯姐姐,给你你就收着。”
  等小丫头道完谢,赖嬷嬷重新起话头道:“她一个小丫头,鸳鸯你这见面礼太厚了。别看这丫头才九岁,可针线活计是一绝。听说是家里祖传的好手艺,进了门我又专门找了南面的绣娘教了些日子,过几天她绣个荷包当回礼,鸳鸯你给好好看看。”
  小丫头也机灵,赖嬷嬷刚说完,她便脆生开口道:“鸳鸯姐姐,你喜欢什么样式、花色的荷包,妮子回去就做,定让姐姐满意。”
  听到这里鸳鸯了解这位叫妮子的小丫头,应该就是以后的晴雯大丫头了。闻言笑回道:“嬷嬷别说,这丫头真是个机灵鬼,老夫人见了定会喜欢。荷包嘛,只要不是太花哨的,什么样子都行。”
  进了屋,赖嬷嬷就坐后,鸳鸯推着略带拘谨的小丫头到贾母跟前道:“老夫人您快瞧瞧,这是赖嬷嬷带过来的小姑娘,怎么样合您眼缘?”
  琥珀给贾母带上老花镜,贾母拉着小丫头细看一阵道:“这皮肉倒是养的细嫩,模样也好,就是不知性子怎么样。”
  赖嬷嬷闻言赔笑道:“看老夫人说的话,要是腻腻歪歪的,奴婢也不敢带进来不是。妮子,这是老夫人,还不拜见。”
  小丫头闻言神色恭敬、痛痛快快磕头拜见道:“妮子拜见老夫人,祝老夫人身体康健、福寿满堂。”
  贾母听了发话道:“是个说话大方、爽利的,和我屋子里的丫头比也不差。”
  听了贾母的话一贯活泼的鹦鹉哀怨出言逗趣道:“老夫人您偏心,看见好看的小丫头,就嫌弃我们这些身边的老脸了。小姑娘多大,我们多大,老夫人您这一比,我们都没脸面了。”
  听了鹦鹉故作委屈的抱怨,贾母被逗笑道:“你个小蹄子,这是吃的哪门子醋?还老脸,你要是老脸,那你身边的婆子、媳妇是什么脸?”
  贾母身边的一个婆子闻言也跟着逗趣道:“老夫人放心,既然鹦鹉丫头喜欢老脸,那奴婢们当然乐得自己是嫩脸,回头擦点粉、戴朵花还能装装小媳妇呢!”
  这番话可说是个笑点,引得屋里大大小小都不禁笑出了声。看小丫头也跟着笑,贾母评价道:“是个大方丫头,赖家的你养的不错。”
  赖嬷嬷闻言搭话道:“这也是托了老夫人您的福气,在您跟前多年也看出了些门道,回去学者琢磨下的。不过妮子这丫头还真是个出挑的,样子先别说,手上却真是有门好手艺。”
  说完指着自己身上穿的绣花大褂道:“奴婢身上这件衣服就是这丫头给做的,仔细瞧一点不比干了多年的绣娘差。”
  贾母闻言好奇道:“哦,你过来我看看。”
  赖嬷嬷闻言凑到贾母跟前,贾母带着老花镜细细瞧了花样、针脚点头道:“真是不错,针脚细密、收线也妥当。样子看着不花哨,可细瞧却有不少同色的暗绣,可见是下过真功夫的好手艺。”
  然后盯着小丫头询问道:“真是这丫头做的,这年岁也太小了?”
  赖嬷嬷闻言回话道:“奴婢怎敢欺瞒老夫人您,这活计真是妮子做的。妮子家祖上就有点好手艺,来了家里奴婢又专门找绣娘教导了一番,这才有如今的功夫。”
  贾母听后神色专注的看了看小丫头,半天说话道:“是个有造化的,不过就是这名字太土气了,我看就叫晴雯。”
  赖嬷嬷闻言赶忙起身谢贾母道:“谢老夫人赐名。”
  然后提点晴雯道:“你这丫头还不谢恩,能得老夫人的赐名一般人求都求不来。”
  晴雯随即再次郑重磕头道:“谢老夫人赐名,晴雯给老夫人磕头了。”
  见晴雯伶俐、可爱,贾母于是吩咐屋里的二等丫头带着她下去玩耍、吃东西。
  众人说笑一会,贾母顺口对赖嬷嬷讲起随着贾敏年礼捎过来的信道:“昨儿得了敏丫头的信,里头可是把两个送过去的教养嬷嬷好一顿夸赞。说这两个嬷嬷的确是有本事,到了不过半年的功夫,不仅规矩、行事上越发大方,就是大姐儿身体都养的结实了许多,让敏儿少操不少心。”
  听到贾母的话,赖嬷嬷赶忙恭维道:“那奴婢可是要恭喜老夫人您了,姑爷前阵子刚升了巡盐御史,这会姑太太又报信说大姐儿身子也养好了,可不就是双喜临门。”
  闻言其他的婆子也附和道:“哎,老夫人不愧是老封君,事事都能带来福气。教养嬷嬷还是老夫人您送过去的,这回姑太太家大姐儿身子好了,想来着也是沾了老夫人您的光。”
  贾母闻言面上顺着众人的恭维露出笑容,心里却不由想到女儿信中提到的事,然后愧疚以前自己真是老了。光想着心疼女儿、外孙女,却忘了女孩子家要是从小得个身体虚弱的名声,再加上女儿一直以来的病弱身子影响,长大了还真是难说门好亲事。
  为何贾敏会专门来信提起隐瞒林黛玉身体虚弱的事,这还的从两位王府出来的教养嬷嬷身上说起。
  这两位嬷嬷一个姓刘,一个姓张,都是南方人。本是想要回乡落叶归根,可等到了林家让人一探听才清楚原来家里亲近的爹娘、兄弟没剩下几个,想要留下她们的也都是些准备打秋风的,于是便死心塌地的留在林家跟随林黛玉这个小主子直到老死。
  等到细细了解了林家的行事,便找到贾敏进言道:“启禀夫人,奴婢们有些话要说,还请夫人不要怪罪。”
  两位嬷嬷来时贾敏身体已经恢复,因为有人专门照顾女儿,行事轻松不少,所以对两位可以说从宫里、王府里出来的教养嬷嬷礼遇非常,闻言赶忙开口道:“两位嬷嬷这是说的哪里话,母亲请两位过来就是因为看重两位的本事,我这里但凡有什么不对还请两位嬷嬷直言。”
  见贾敏通情达理,两位嬷嬷对视一眼,说话利索的刘嬷嬷开口道:“夫人请奴婢们照顾大姐儿,奴婢定是尽心尽力,所以有些话奴婢们就不得不提点一二。先是大姐儿身子的事,奴婢们来了这些日子不管是在府里的姨娘、下人,还是来往的夫人们嘴里,总是能听到说大姐儿身子虚弱,从会吃饭开始就吃药的话。”
  贾敏闻言不解道:“这话有什么不对吗?大姐儿身子不好府里、亲近的人家都是知道的。”
  闻言一直沉默的张嬷嬷开口道:“夫人,女孩子家最讲究的就是名声。有个从小身子虚弱的名声,对女孩子以后说亲可是大忌。”
  两人这话对贾敏无异于醍醐灌顶,想起府里的姨娘们怪不得总是喜欢有事没事的,在外人跟前提起自家大姐儿从生下来就身子虚弱的事。自己一开始听到也觉得有点怪异,听惯了以为她们是巴结自己、怜惜女儿就没细想。现在再回想,原来这些小蹄子、狐狸精们一开始就没安好心的想要置自己大姐儿于死地呢!
  想通了的贾敏神色冷峻道:“两位嬷嬷放心,这事我记下了。从此以后府里谁要是再赶议论大姐儿的身子,一律严惩不贷、绝不姑息。”
  见贾敏爽快的听了自己两人的进言,两位嬷嬷心中满意的点头。然后刘嬷嬷继续讲道:“其实大姐儿的身子夫人不必如此提心吊胆,小孩子身体虚弱只要在十一二长成以前注意、调养好,应该是没什么大毛病的。宫里、王府里的孩子们有些小病就不用药,只是禁食上一两日,然后费心食补即可,所以大姐儿那些补药也最好少服,尽量多用些吃食缓解,对大姐儿的身子才最好。奴婢们以前识得一些食补的方子,有些个大姐儿正巧用的上。”
  这些办法贾敏也是听过的,不过因为心疼女儿病急乱投医,所以才没了章法的到处求医用药。现在见两位嬷嬷神色沉稳似有把握,自然乐得接受,闻言赶忙点头道:“大姐儿的饮食全由两位嬷嬷负责,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
  最后张嬷嬷说话道:“还有就是大姐儿屋里的事了,现在大姐儿跟夫人住在一起,除了一两个贴身的,用的都是夫人屋里的丫头们。可大姐儿以后是要出阁的,那些陪嫁媳妇、丫头的都得是心腹。只有从大姐儿房里出去的才会真的是大姐儿的心腹,所以还请夫人尽快为大姐儿挑选些信得过的家生子来培养。”
  这个问题贾敏还真是忽略了,以前林黛玉有自己单独的院子,可自从庶子夭折贾敏不放心发落了一干婆子、媳妇、丫头后,林黛玉便搬回了贾敏的院子。在一个院子里,贾敏屋里的丫头多便派了些伺候林黛玉,加上为了讨好贾敏这个主子,林黛玉的屋里成了众丫头们争先恐后的巴结地方。事事都有人办的妥当,贾敏便忽略了还需要女儿自己培养人手的问题,两位嬷嬷这样提起,使得贾敏不由佩服。觉得不愧是从宫里、王府里出来见过世面的,这才来了多久便找到了自己多年忽略的问题,以后有她们两个的教导,自己大姐儿算是稳妥不会吃亏了。而且在贾敏内心深处最悲观的打算里,有了这两位自己娘家派来如此有体面的教导嬷嬷护着女儿,哪怕自己最后撑不住去了,因为不是林家的奴仆,新进门的续弦如果有什么异动也是无可奈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