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都市狼人族
作者:魔女恩恩      更新:2021-10-13 20:56      字数:3494
  现代的生活方式和节奏,冷夜殇渐渐适应了,他完全像个现代绅士,优雅迷人,疯狂迷恋他的追星族挤破了华娱公司的大门。
  “你现在可是万人迷。”苏米亚稍稍有些嫉妒。
  “你不会是嫉妒了吧,哈哈!”冷夜殇大笑了起来。
  “谁嫉妒了?”
  苏米亚难为情地低下了头,事实上,她确实有点嫉妒,现代社会,女人都很开放,特别那些追星族,疯狂的热情势不可挡,假如冷夜殇的定力没有那么足……
  “我心里的女人只有一个,就是苏米亚,我为了她追寻强光而来,怎么可能为了其他的女人,放弃这份深情。”
  他紧紧拥抱着她,深深地闻着苏米亚身上的味道,没有人可以替代她,在拓汗,他不会变心,在现代,就更不可能,从那个梦,那张画开始,他就心无旁骛。
  狼王的吻时而柔情,时而狂野,让苏米亚深深沉迷,为之臣服和妥协,幸福的光环萦绕在她的周围,她希望这一切永远都不要消失。
  苏米亚和冷夜殇的超级明星的别墅区,引来了无数好奇者的瞩目,银狼的出没给别墅笼罩上了神秘的色彩,但是没有人敢擅自靠近,那些狼的啸声,让好奇者望而却步。
  冷夜殇期待强光一直没有出现,银狼在小树林奔跑着,没有草原的广阔,似乎限制了它们的活动范围,它们的行踪经常暴露在都市之中。
  一些包藏祸心的经营者还是打起了银狼毛皮的主意。
  一日深夜,冷夜殇正在熟睡着,突然他被一声枪响惊醒了,他警觉地跳了起来,打开了窗户,不等苏米亚反应过来,他已经飞身跃了出去。
  “夜殇……”
  苏米亚慌忙起身,走到了窗口,发现外面有几个黑影向森林里奔去,手里似乎还端着猎枪,是野生动物偷猎者。
  苏米亚知道这些偷猎者为了什么冒险而来,银狼的皮毛,那是罕见的珍惜物品,每件都价值不菲。
  冷夜殇这样赤手空拳出去,不是很危险……
  苏米亚赶紧穿上了衣服,推开了房门,发现兰达和切诺守在门口,看着她走出来,挡住了她的去路,显然这是冷夜殇的安排。
  在拓汗,他指挥着千军万马,在现在,这些听话的银狼为狼王马首是瞻,惟命是从。
  苏米亚无奈地走回窗口,她能听见远处的枪声和狼的啸声交替着。
  暗夜之中,偷猎者没有想到狼群这么强大,灵敏犹如鬼魅,他们根本无法射击成功,就在他们再次瞄准的时候,一声愤怒的吼声,树林之外,跃进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直接将他们的枪支夺下。
  “你们侵犯了我的领地!”
  沙哑愤怒的声音,血红的眼球,锋利的牙齿,惊人的利爪,似乎一口将他们吞下。
  “狼,狼王……”
  几个狩猎者呆住了,他们胆怯地后退着,这是什么?没有人告诉他们这个树林还有一个朗然的巨狼。
  冷夜殇被激怒了,他双手用力,将猎枪折断,然后用猎枪的断裂处,向偷猎者的身体刺去。
  就在这些偷猎者命在旦夕的时候,别墅里传出了一个女人喊声。
  “不要杀人!”
  那一声尖利的声音,冷夜殇的手停在了半空中,他的怒气渐渐的消失了,目光阴冷地看着偷猎者,冷酷地说。
  “以后不准到这里来,不然……”
  手中的半截猎枪狠狠掷出,猎枪直接没入草坪之中,陷入泥土,消失不见了,他若是想杀了他们易如反掌,但是他不能那么做,他有苏米亚,还有孩子,他要保证这片土地上没有鲜血。
  狼群在狼王的身后蠢蠢欲动,冷夜殇回身一声低喝,群狼才悄然地退了下去。
  冷夜殇蓦然地转过身,一跃而起,消失在树林之中。
  “你看到什么了?”
  一个家伙倒在地上,吓得尿湿了裤子,爬都爬不起来了。
  “一个好大的狼,看起来又像人,不是……是巨人,不是……是狼王……”那个家伙面色苍白,怎么可能,狼王只是传说而已,何时成了真的。
  “赶紧走吧,如果不是那个女人喊了一声,我们就死定了。”
  几个家伙狼狈地爬了起来,互相搀扶着,向别墅范围外逃去。
  苏米亚看着那几个人离开了,才松了一口气。
  她拉紧了衣服,返身回到了室内,走到了门前,轻轻地拉开了房门,门外,冷夜殇已经恢复了原貌,他伸出双臂,叹息着将苏米亚留在了怀中。
  “变身之后,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狂野,如果不是喊了一声,我想……我会忍不住杀了他们。”
  “你没有那么做,这是事实,那说明,你不是狼,你是人,我的丈夫。”
  苏米亚依偎在他的怀中,冷夜殇拥着她走到了窗口,望着朦胧的夜色,刚才惊魂的一幕就像没有发生一样,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我要带着狼群,回到内蒙草原,强光曾经出现在那里,我必须将狼群送回去。”
  狼群不属于这里,它们是追随狼王而来,而这里的状况比拓汗要负责很多,冷夜殇没有办法保证狼群的安全,苏米亚怎么会不懂,她也不舍得这些狼命丧偷猎者的枪口。
  “你还会回来吗?”苏米亚扬起面颊,凝望着他。
  “会的,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许一年,也许两年……”
  冷夜殇不舍地抚摸着苏米亚的面颊,为了银狼的种族,他必须做出取舍。
  “我会等你,一直到你回来……”
  “我一定会回来……”
  那天深夜,冷夜殇再次化身狼王,带着成群的银狼,穿越繁华的都市,越过了公路,铁道,村庄,直奔内蒙草原。
  苏米亚一直居住在树林边的别墅里,每天上班,下班,陪着孩子,等待着狼王冷夜殇的归来。
  时间一晃过去了一年,冷夜殇没有回来,苏米亚知道,他没有等到强光,他在肩负保护狼群的重任。
  到了第二年,苏米亚有些不安了,她很难入睡,夜夜噩梦,每次醒来都浑身汗水,她甚至梦到了冷夜殇在强光中,最后看了一眼现代都市,直接和那些银狼一起跳入了强光之中。
  到了第三年,苏米亚已经不抱希望了,她渐渐习惯了等待,习惯了孤单,也习惯了噩梦。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五年……
  长期的思念和盼望,渐渐变成了绝望,她终于不堪重负和绝望,病倒了,
  冷思君已经很高了,他担忧地看着妈妈,知道妈妈因为什么忧心匆匆,也知道了爸爸的真实身份,他并不觉得自卑,反而因为自己是狼王的后人而感到骄傲。
  而且冷思君发现了一个问题,偶尔深夜的时候,他会突然变身,化身为狼人,而且他没有办法控制变身的时间,这让他有些苦恼。
  也许只有爸爸回来了,才能告诉他控制变声的秘诀。
  看到面色苍白的苏米亚,冷思君只能劝解着她,希望她能振作起来。
  “妈,爸爸会回来的,他答应了你,就一定能办到。”
  “他舍不得他的伙伴,他也许已经随着那些狼回去了,不会再回来了,他的生活属于拓汗,不属于现代。”
  苏米亚叹息着,狼王没有狼群,就不是王,都市的生活将会束缚他的狂野,她不该自私地希望他留在她的身边。
  苏米亚的病越来越重了,她不得不住进了医院,医生对这种精神疾病也只能药物控制,给她的建议是尽量保持心情舒畅,不要有什么心里负担,不然病情继续恶化。
  “如果你继续这样忧郁下去,情况会越来越严重。”
  医生给苏米亚打了针,无奈地摇着头,向病房外走去,他刚走到门口,拉开病房门的时候,吓得手里的处置器掉在了地上,发出了破碎的响声。
  病房门口,站着一个头发很长,满脸胡须的男人,好像野人一般。
  “苏米亚。”
  男人一把推开了医生,直接走进了病房,站在了苏米亚的病床前,他伸出大手怜惜地抚摸着苏米亚的面颊。
  苏米亚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她认出了他,是冷夜殇,他终于回来了。
  “你回来了?”
  “我终于等到了强光,送走了它们。”
  “我以为你会和他们一起离开。”苏米亚的面颊终于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如果我要离开这里,就一定会带上你。”
  冷夜殇俯下身来,在苏米亚的面颊上亲了一下,胡须蹭在她的面颊,苏米亚羞涩地低垂下了眼眸。
  她似乎好了,什么病也没有了,第二天办理了出院手续,和冷夜殇回到了那个温暖的森林别墅。
  --------------
  狼王回到了现代,和苏米亚一直生活在森林的别墅中,随着他们的生活状况越来越好,冷夜殇有了自己的影视公司,影视基地,影视城。
  冷思君长大了,继承了狼王的野性,英俊潇洒,做事雷厉风行,他跟父亲学会控制变身的方法,经常深夜神出鬼没,继续飞奔,享受都市夜风的吹拂,白天又如正常人一样上学、交朋友。
  久而久之,都市的人们总觉得那个别墅里有一种难解的神秘气息,偶尔在午夜,就能看见都市的车河里,有狼人飞速穿越。
  很久以后,都市里出现了狼人一族,据说那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具有优良的狼人血统,他们在人和狼之间变化,是人的时候,斯文英俊,是狼的时候,桀骜狂野。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