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 —— 自己看
作者:东流水逝      更新:2021-10-13 20:53      字数:4109
  冷清楚微微一笑拿起手中的簪子然后猛的在脸上一划!一条血痕从颧骨到腮帮,淋漓尽显。【~都市~文学~ 】看着她眼里噙满的泪水,冷少狐打掉她手里的簪子,吼道:“为什么”?!
  “………… ”吸吸鼻子,“我只要没有这张脸你就可以放心了。狐狸哥哥,清楚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只是想把七喜送给你……………… ……………… 清楚答应你的,所以清楚要做到。清楚要和你站在最顶峰看那些蝼蚁一般的人,好吗”?
  看着冷清楚已经变回黑色的眼睛,冷少狐哭笑不得:“好”!
  他的清楚,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清楚居然用这种方式告诉他是他的她,这么笨的女子居然灭掉了东流阁,一代女尊冷清楚,居然就这么放弃辛苦追得的一切。
  清楚,我该怎么说你?
  另一边,什水流和刹那并肩作战刚开始还能持衡,但是身后手下一个个因为窒息而发出的动静和濒临死亡的恐惧感让她连连落败,武功再怎么好也打不过他们几个大男人的车轮战术,这冷清楚就是要她死!
  墨亦轩武功不好他便很自觉的躲在一旁的树上发银针,可是他射出三十跟针射中尸体的只有十针,其它的不是被躲开就是被拦住了,还有那只死豹子,莫名其妙喜欢接针玩!
  “敖”!
  一根银针准确的刺入了黑豹的右眼,它立马低吼带着的愤怒的挥动锋利的爪子。“刹那”!什水流见心在的坐骑被弄伤,心一横,反手猛的一推以自己的手去抵制那锋利的剑尖,手虽然碎了,但是金紫和逆天也被逼开了。双掌非别打向正在攻击刹那的陆砚和成刚,绕后趁着他们躲避的一瞬间拔下刹那眼睛的那根银针。
  可是银针尖头已经成了黑色,上面有毒。
  “啊”!这只黑豹不比那些东流阁的人,在自己落魄伤感流泪的时候都是刹那陪伴着自己,它不是一只黑豹而是一位有血有肉的朋友!刹那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像是在说最后的遗言一般伤感,随后折腾了两下就再也不动了。
  一时间金紫、逆天、黄浦永禾和陆砚成刚一起,五人合力奋起出招。但是什水流躲也未躲直接以血肉之躯突破了他们的攻击,带着满口血腥扑向了还在树上的墨亦轩,厉声喝道:“我要你命”!
  “嘭”!一掌实实在在的打在了墨亦轩的心口处,后者皱着眉头吐出了夹带着内脏的血块,身子也不受控制的往后仰。
  而什水流这一举动所造就的后果就是,身中两件三刀。两剑从后心穿到前面,三刀直接砍在了她的肩胛、尾椎、后腰,处处致命!
  “墨亦轩”!金紫和他相识最久,赶紧扶起他道:“撑住啊”!
  吐出嘴里最后一丝血迹,虚弱道:“咳咳…………我真是倒霉啊…………咳咳,早听师父的话学武功就好了,偏偏学轻功…………咳咳,……………………”
  “莫兄弟不要说话,先护住心脉要紧啊”!逆天心中森然揪心,男人之间的友谊就可能从下一盘棋开始凝固。
  “我死,也要人给我陪葬…………冷清楚,我做鬼也不会放过”!瘫痪在地的什水流咬牙道,这次是她输了,而且输的凄惨无比,输在了一枚本事她棋子的手里,她冷清楚不就是天煞孤星么,她也是!就是那日在天朝知道了冷清楚是天煞孤星之后她才有了留下她命好好斗一斗看看,结果她输了!
  “…………师姐…………”
  什已雅已经来到了树林,看到躺在刹那旁边浑身血污的什水流他有了想哭的冲动。他离开了皇宫,一路狂奔不止就是因为冷清楚说已经晚了,现在看来果真晚了!虽然不喜欢她的杀豂和残忍,但是她也同样是世界唯一的亲人。什已雅抚上那血迹斑斑的面纱,轻轻摘下,出现了一张五十岁妇女的脸,保养的虽好但是看得出沧桑和历史以及岁月留下的尘埃。
  “你来这里干什么,快走”!丝毫不介意被取下面纱,但是她担心什已雅,他是她唯一的师弟唯一的亲人。
  “已雅,如果你过来救墨亦轩,我们可以考虑放你离开”,黄浦永禾在危险未接触之下永远都能做出利于自己的判断,他知道如果墨亦轩受伤的话冷清楚会难过的。他们这样做除了铲除东流阁以外,很多人都还有目的,就是拥戴冷清楚,她为王无人敢多言。
  “我离开皇宫时故意将你们攻打东流阁的消息给了薛仁,皇宫之中你们都不在…………如果没有猜错,她已经被薛仁擒拿,你们所做的一切都白做了”,他不喜欢杀豂,所以要借别人的手制止,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会越来越乱。
  “你们现在带人赶回皇宫的话,还来得及………………”
  “不用了,我自己来了”,一声清脆如黄莺出谷一般好听的声音飘来,伴随而来的还有手持精锐武器的红衣人,他们是‘血杀’!来者正是冷清楚和冷少狐,前者一袭凌乱的红衣透着被撕破的痕迹,那绝世的容颜却横了一道新生的伤口,从颧骨到腮帮,少了一丝俏媚却多了一丝野性和血腥。
  “已雅,很谢谢你留下的薛仁,我已经将之送回了老家,现在是你们了”,笑容那么血腥残酷透着现实,却更让人心生森然不可抗拒。身边的冷少狐和她站在一起明显一个火一个冰,各执风华,绝代千秋,完人璧人不过如此。
  “哈哈哈哈哈…………冷清楚,你可知薛仁是什么人”?!什已雅大笑,随之鲜血又喷涌而出落地成红花,她眼睛死死盯住她已经变成黑色的眼,道:他是你爹…………”
  爹?这个词已经很陌生了,只有冷虎是她爹。再说了,没有那一个人的爹会对自己女儿做那种事,更不会将未长大的女儿生生抛弃!……………………裁决他的时候他认命的说了句,早知道不会成功我是不会抛弃我的女儿得……………………………
  是么?
  冷少狐看见她眼神黯淡,一如既往的抓住她的手,道:“我们虽然不能为自己所做的后悔,但是还是可是弥补的,比如陪葬”,他对薛仁是没有好感的,可是顺便那什水流陪葬,岂不也是件遮人耳目的好事?
  抬头,笑容如罂粟一般灿烂绽放,一句一句道:“他不配当姐的爹”,然后伸出纤细的手指指向什水流,道:“杀”!
  看见一旁的什已雅,她眨眨眼,道:“留”。
  “清楚,墨亦轩受伤了”!金紫叫道,墨亦轩已经危在旦夕,再不救治恐怕就回天乏术了。
  缓缓走到墨亦轩的身边,蹲下,“你知道你快要死了吗”?
  墨亦轩动动苍白的嘴唇,“知道…………可是,能看见了……也不错”。
  他们最先认识,一起离开云崖山逛街吃东西甚至一起睡觉,这个男人虽然小气抠门但是很可爱,不过听说他在他国家的时候很残暴。这个人很调皮,以至于出门的时候都会戴上人皮面具,隐藏那妖孽的容颜……………………可是他忘记了,再怎么易容,那眼睛还是照样明亮照样漂亮。
  “你是真的…………真的不喜欢…………皇室”。
  轻轻揭下他的人皮面具,眼泪无声滑落,道:“我真的喜欢”。
  “呵呵…………还在骗我…… 也好,只有这次了…………  ”病态的容颜皱起眉,他再忍耐极大的痛楚,然后摸上她带着伤口的脸,“…… 真是不小心…… ,以后要小心……”
  “恩”
  呵呵一笑,手轻轻滑落落在草地上,他脸上带着笑容格外明亮。冷清楚俯下身在那还温热的唇上面轻轻落下一吻,道:“亦轩哥哥,走好”,那么重的伤,根本已经治不好了………………………
  什已雅看着冷清楚,问道:“你还会放过我吗”?
  “会”,一开始她就没想过杀豂,只是单纯的想报仇,为此她放过了黄浦永禾,因为她认为是无辜的,如什已雅一般,仇恨是天性是本来就存在的,不会消失掉。
  “为什么”?
  “你没有伤害过我”,伤害她的是薛仁,她记得很清楚。
  点点头,什已雅抱起已经死了的什水流,走过她的身边,留下药香,淡淡的………………
  师姐,如果你能放下仇恨的话又何于至今天?人,不能让自己太累…………………………知道冷清楚为什么赢了吗?因为她脑子里只装赢没有其他的,所以她赢定了。
  什已雅不愿意被仇恨束缚,走时递给冷清楚一瓶药,是可以不留疤的那种药,但是她没有要。
  冷清楚说这道疤很珍贵。
  回到宫中,冷清楚本想去找薛雪儿,她应该是她的妹妹…………可是房间里,那具如干尸一般瘦弱的尸骨摆放在床上,明显已经断气多时。萧淑珍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摸着肚子道:宝宝,娘亲为你报仇了。
  她能怎么办?萧淑珍有她的仇她的恨她的委屈,已经看开了,杀豂是不能阻止的但是可以隐藏。
  此时不禁想要感叹:冤冤相报不了结
  …………………………………………………………………………………………………………………………
  尾声:
  七喜皇朝在短短两年时间里重回了以前的鼎盛光景,甚至比以前还要壮观。周围十国包括天朝已经融合为一体,拥戴七喜为其效力,改国号为齐,寓意:十国齐聚,万里封侯。
  而这一切的统治者是一叫冷清楚的女子,她是现如今齐国的国母,但是更多人叫她‘冷姐’!不禁因为她的风光伟绩,更多是因为她强大的美男后宫团,毛遂自荐的人可以从京城大门排到天朝皇宫的后花园,其影响力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
  但是幕后:
  某个冷眉冷眼的绝世帅哥双手捏住床榻上雍容华贵女子的双肩,轻轻揉搓,看起来是比较合情合理,但是那帅哥嘴里却说,“冷清楚你玩够了吧,你还要要我和那些王八蛋争宠争争多久”?!
  抬抬眼皮子,“我已经叫他们走了,但是他们不愿意我也没办法,而且别人已经商量好了自带口粮”,当然长得好看的那几个如果要走的话她还是舍不得~
  “你这样让我很难做男人,我会很压抑的”!一张玉脸逼近那带着一丝伤痕的绝世俏脸,咬牙道:“搞不好哪天就化悲愤为力量,让你七八天都下不了床”!
  ………………………………………………
  可是真的站在众美男面前的时候她仿佛看见那些美男个个抛媚眼,嘟小嘴情意浓浓的叫道:来嘛~
  “哈哈哈哈,我的帅哥我的美男”!身后阴森森……
  “楚儿,你若动他们一下我明早便让你精尽人亡…………”~
  “…… 我说着玩玩的请勿入戏太深”,某女傻笑道。
  某女流着口水刚点头身后众男便潮涌而出大吼道:“不公平!我们要雨露均沾”!
  看着某男青筋暴突,某女抓起某男就跑。
  “姐知道错了,你晚上轻点”!
  “看你表现”………………
  文文完了,谢谢亲们的支持和毅力!~水流会继续努力的!~
  风流CEO的纯情小娘子,敬请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