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楚晓佳的烦恼
作者:赵子铭      更新:2021-08-19 12:26      字数:6469
  楚晓薇点了点头,看秦扬一脸关切的神色,又看了看秦扬的相貌与年龄,心里隐约也猜到了许多,于是径直开口问道:“你就是我姐姐的男朋友?”
  这么直接的问话,令秦扬简直有些受不了,这个小辣椒果然够辣啊,一点点都不婉转,这再怎么着,这次也才是初次见面啊。[ 都市*文学 ] 。不过秦扬倒也没有准备否认,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很高兴认识你!”
  那楚晓薇看着秦扬的神情,那就更为的复杂了,不过这嘴上倒是称赞的话语:“我姐姐的眼光不错,快说说,你们处了多久了啊?你跟我姐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啊?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这小辣椒还是个十万个为什么。
  秦扬笑了笑,刚要开口说话,这门里却传来了一个中年人的吆喝声:“晓薇,你这是干嘛啦?!叫你去买袋盐,怎么买到现在还在家门口了?”
  秦扬转身看去,那是一个穿着一套并不怎么合身的西装的中年男子,不过看上去倒是算是个中年妇女的偶像,不过那脸上的皱纹却略有些多,看来此人经历的岁月风霜也是不少,想来定然是楚晓佳的父亲了,这年纪也就在五十岁左右。难怪能有这么两个漂亮的女儿,这基因也是没说的啊。
  那男子显然也发现了秦扬,皱起了眉头:“晓薇,你还不赶紧的去,这位同志是?”
  楚晓薇麻利的说:“这是姐的男朋友!”说罢,转身离去了,这小妮子,还真是。
  秦扬被这楚晓薇将得退缩不得,与楚晓佳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也筹划过什么时候&&前来拜访父母,只是总没有能够成行,而这一次来是来了,这时机却实在是仓促的很,一路上光担心楚晓佳了,这也没有买什么东西,就这么的两手空空前来,实在是有些失礼,可是现在又有什么法子了,这小辣椒,秦扬心里抱怨了一番,脸上却笑着向那男子问好道:“叔叔,您好,我叫秦扬。”
  那男子在听说是自己大女儿的男朋友后,便更为仔细的打量着秦扬,脸上的表情却说不出高兴还是生气,总之是复杂的很。
  秦扬心里咯噔了一下,看来这初印象并没有取得一个优秀的成绩啊,可是自己这模样算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的啊,秦扬笑着走向了那男子,从裤子口袋中取出了一包香烟,这是从县委办带出来的烟,能差吗?自然是中华,秦扬将包装撕开,递给了那男子一根烟笑着说道:“叔叔,请抽烟。”
  那楚晓佳的父亲陈得胜是个资深烟民,一眼就认出了秦扬递来的香烟牌子,中华,这可要好几十一包了啊,自己平时也只是抽四五块钱的阿诗玛之类的,心道:“看这人仪表堂堂,抽的烟也这么的高档,晓佳的眼光还真不错。”他回头看了看门里,见自己的妻子楚燕并没有出现在了视线里,于是笑着接过了秦扬递上来的中华。
  秦扬接着取出打火机,咯噔一声打响,恭敬的为陈得胜点上了烟,这几个动作做下来,陈得胜对秦扬的印象更是颇佳,这小伙子真是不错,只是,唉,陈得胜一想起自己的妻子,就不由的为这小伙子感到惋惜。
  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陈得胜很享受的深呼吸了一下,缓缓才小声的对秦扬说道:“小伙子,听说你给县委**做过秘书?”
  秦扬笑着点了点头,看来楚晓佳已经向家人介绍过自己了。[ 都市*文学 ]
  “那怎么就被贬下乡去了啊?我看你挺有能力的样子嘛!犯了什么错误了啊?”那陈得胜冒出来一句令秦扬很是哭笑不得的事情,这领导的秘书一般最常见的出路,那就是到乡镇去锻炼啊,自己这么年轻就担任了一乡之长,这是多么难得的事情啊,到了这倒好,变成贬职了,不过这可不是嘛,在非体制内的人看来,这从堂堂的县委**的秘书的职位好好的下了乡,这可不就是一种贬职嘛?!秦扬满肚子的委屈,可是这又跟谁说了?
  于是便笑了笑:“这是组织上对我的锻炼!”
  “嗯,好好的锻炼, 一个爷们,可不总能呆在乡里啊,还是城里好啊。”陈得胜善意的提醒着。
  秦扬点了点头,一副谦虚的样子,更令陈得胜好感大生,只是,这家他说了不算。遗憾啊。秦扬自然也能够捕捉到这陈得胜的情绪波动起伏,心里暗道,看来,自己这准女婿想要和上这两位老人家的眼还很是难做啊,难道说就是因为自己是个乡长的原因?这在很多人眼里也算是了不得的身份,在这老城区老职工的眼里,实在是个大扣分的项目啊。
  秦扬不免觉得又是好笑,又是郁闷,不过还是笑着与陈得胜攀谈了许久,这不谈不要紧,这两人越谈越投机,陈得胜不由的在心中暗呼:“要是这小伙子,真的能成为了自己的女婿,那该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啊 。”可是,人生就是这么的无奈,这家的户主姓楚。
  果然不一会儿,那门里传来了一阵叫喊:“陈得胜,你上哪里去了啊,锅里正烧着菜了,待会小徐就要过来了,你这还不抓紧时间!”
  “哎!就来!”陈得胜回应了一声,回过头来,看到了秦扬,笑着解释了一下:“这女人就是不能做大事,这一离开,就叫个不停,离开你一会儿都不行,真是麻烦。”
  秦扬从陈得胜与楚晓佳姐妹的姓上面,还有这短时间的接触下来,已经发现了这陈得胜只怕是个“气管炎”,在家里的地位也不高,做不了主,不过自然不会傻到揭穿这一切,而是笑着恭维道:“那是叔叔的手艺强,方法高。阿姨自然是离开您不行了!”
  陈得胜点了点头,自豪的说道:“那是,这一家要是少了我,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说罢,转身便就要往门里走,这节奏还真是快,可是看得出,这陈得胜在家中还是饱受其夫人的威的啊,不过由于与秦扬这攀谈得很愉快,这在秦扬面前也夸了海口了,陈得胜总不好就这么的将秦扬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这里,于是便壮着胆子笑着说道:“进来,小伙子,来家里坐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陈得胜的心里其实满是矛盾,他既希望秦扬能够进来配自己喝两杯,那徐家小子他可不喜欢,这自己的闺女要嫁人的话,他倒是希望晓佳嫁给秦扬而不是那小徐,不过了,他又希望秦扬笑着说有事,改日再来拜访。毕竟这楚燕要是看到自己将这楚晓佳的男朋友领进家的话,只怕今晚又上不了床了。
  秦扬看见这楚家并没有事情,原本也不准备进去了,可是这小辣椒来了,一眼见着秦扬与自己的爹还站在门口,于是笑着说道:“我说,准姐夫,这人家说的好,丑媳妇怕见公婆的,你这一个大男人,还不敢进屋啊?”
  陈得胜甩了甩手:“小丫头片子,胡说些什么!”说罢,转身进了屋子,心道,这下与自己没有干系了,这秦扬要是进来,自己当然可以赖在这晓薇的身上嘛。
  这小辣椒话说到这个份子上,秦扬自然没了选择,不过总不能就这么的两手空空的进去,于是秦扬笑着对楚晓薇说道:“你都叫我一声准姐夫了,那啥,我就请你这准小姨子帮个忙好吗?”
  “叫我姐姐出来这事别谈!我做不了主!”小辣椒开口先直接拒绝了自己办不到的事情。这个性倒是直爽。
  秦扬摆了摆手:“那自然不是,只是我对这块并不是很熟,你能不能陪我去买点东西。”其实秦扬对于这一片那是熟悉得就正如自己的手掌一样,可是自己要是一个人去买东西的话,只怕后来敲门也难进啊,这与楚晓薇在一起,最起码不会被直接拒之门外啊。从刚才与陈得胜与楚晓薇的接触来看,这楚燕只怕对自己很不满意啊。
  “就这事啊,成,准姐夫,你这也真是的,就是没有徐哥大方,人家徐哥每次来都是大包小包的,您这可好,直接两袖清风啊。”小辣椒话中虽然是讥讽的词语,可是这声调与表情绝对没有任何的看不起,反倒是有点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秦扬心道,这也没成想就要上门拜访了啊,不过这理由也不必说出来了,于是笑着说:“那就有请姑娘带路了。”
  “就叫我晓薇,虽然徐哥长得也并不比你差,又比你大方,可是我还是宁愿你是我的姐夫,真的,不过准姐夫,你这可得加油努力啊,我妈那关难过啊,我姐又不像我。”小辣椒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
  秦扬听得是云里雾里的,不过也很是高兴,那啥,至少自己这个“抠门”的家伙,已经成功的取得了这楚家两个人的好感了,不过这徐哥又是何方神圣,秦扬到底也按捺不住这个疑问,不由的出生问道:“徐哥?”
  “是啊,徐哥,是我姐姐指腹为婚的那位!”小辣椒的大眼睛睁得圆圆大大的,很是好看。
  秦扬整个人却那啥了,失声道:“指腹为婚?!”
  “是啊!指腹为婚!”小辣椒生怕秦扬没有听清楚,又强调了一遍,一双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圆圆的,水水的……
  秦扬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指腹为婚这么荒唐的事情,居然在这九十年代还依然健在,而且居然还发生在了自己的身边,这真不知道是该夸奖自己运气惊人,还是该慨叹这造化弄人了。虽然这指腹为婚在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合法的事情,可是这没有父母祝福的婚姻与爱情又是几个人追求的了,难道说自己就真的这么悲剧么?秦扬有些意趣阑珊。
  楚晓薇也看出了秦扬的情绪波动,打气着说道:“准姐夫,你可别生气,也别疑心,这事我姐原先也不知道,就是我妈都已经忘记了,要不是上个月徐家小子找了过来,估计谁都记不清楚了,我妈看这徐家有钱有势,这徐家小子长得又不赖,人也会说话,又加上我妈好面子,于是便就更是要信守这个指腹为婚的承诺,可是我姐姐不同意,说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可是妈妈哪里同意,你知道我妈妈在家里一向都是说一不二的人,于是我姐姐与妈妈就斗气了,就不肯回家,今天还是我妈装病叫我将姐姐骗回来的了,准姐夫,你可别怪我,我这也是没有法子,而且我觉得这事情还是说开了比较好。”
  秦扬点了点头,他知道楚晓佳不会对不起自己,欺骗自己的,可是这没有父母祝福的爱情是不会长久幸福的,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自己放弃,一是让楚晓佳的妈妈放弃。
  楚晓薇笑了笑,调皮的说道:“准姐夫,其实我要是我姐,那就直接生米煮成熟饭,将孩子生下来,我看我妈会怎样,到时候&&还不得同意啊。”
  呃,这到底是年轻的小辣椒啊,这想法果然还真是激进的很啊,不过太为幼稚了啊,这爱情是爱情,婚姻是婚姻,一旦步入到婚姻的殿堂,那可就不单单是两个人的事情了,而是两个家庭的结合啊,这小辣椒的方法实在是下下之策,现在楚晓佳母女还只是斗气而已,要是什么时候&&发展到了以死相逼的状态,那实在是难办的很啊,好在自己这次发现的早,还有机会来进行挽回啊。
  楚晓薇见秦扬没有说话,心中不免有些失望,没有想到这人看上去比较坚强,这遇到事情却是如此的软弱啊。
  秦扬可没有想到这准小姨子已经在心中给自己贴上了软弱的标签,一门心思的在心中琢磨打算,买了几样还算是符合初次上门时所带的礼物,也没有刻意的去追求一些高档奢华的东西,不过却胜在心细,不但这楚晓佳的父母有东西,这准小姨子楚晓薇也有,便是楚晓佳的奶奶也有一份,这点东西到手,楚晓薇好歹也略略消除了一点方才对秦扬的负面感想,这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没法子啊。
  不一会儿,两人拎着两手的东西,踏进了楚晓佳的门,这是老建筑了,不过胜在还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还有一个小的自留地,种了一些蔬菜之类的,从这上面也可以看得出楚晓佳的妈妈倒也是个比较能干的人啊。
  “妈,我回来了,姐,你看谁来了?”楚晓薇一进家门,就笑着大声招呼着,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与秦扬的到来。
  楚晓佳正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肯出来,听到妹妹的叫声也没有想到是秦扬来了,于是还是躺在床上没有起身,这妈妈做事情,真是大过分了,要妹妹来骗自己说她重病了,要她在上班的时间请假回来,这跑得一身汗不说,这心里可真担忧了不少。
  楚燕听到自己的女儿大大咧咧的叫,不免得心中暗自责怪了一下子,这孩子泼辣得那像是个女孩子家,这真是她爹惯坏了。不过还是笑着走了出来,心中还以为是徐旭来了。
  可是一露面,却见着一个陌生的小伙子正与自己的二女儿站在一起,双手拎满了东西,这小伙子的外表没说的,可是,这来是干什么的?莫不是,是晓薇她?也不对啊,这年龄上不像啊。晓薇泼是泼了点,可是自己还是坚信,这种早恋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自己姑娘的身上的。
  “阿姨,您好,我叫秦扬!是晓佳的朋友。”秦扬笑着介绍自己说道。
  楚燕的脸顿时黑了,原来这就是自己姑娘说的那个自由恋爱的乡长啊,这小伙子外表虽然不错,可是到底现在在乡里工作,而且这晓佳那指腹为婚的徐家已经前来了,楚燕自然不会给秦扬好脸色,不过,这人家好心好意的来了,也不好就这么的将人撵走。而且正好现在抓住这个机会,将这事情给这人谈清楚,看样子,这孩子也算是个讲理有文化的人。
  于是楚燕点了点头:“进来坐坐,东西就不要带进来了,我们不能要的。”
  秦扬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好的,谢谢阿姨,一点小东西,也拿不出手,只是这到底也算是一番心意,这个礼数是不能丢的,我母亲和您一样,都是知礼的人,她一向教导我要遵纪守礼的。”
  楚燕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坚持,这人家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方了,而且说的也真是入耳,要是这小伙子在县里工作,自己当年也没给晓佳定下那指腹为婚的婚约的话,那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啊,只是现在,唉,也怪不得自己了,这小年轻不懂得这现实与压力,只知道一味的感觉,这是不行的啊,不管是为了晓佳的幸福还是为了自己的承诺,这乡下工作的人,即便是乡长也是不行,现在晓佳不理解自己,等以后日子长了,还是会感激自己的,楚燕很是肯定。
  这秦扬等楚燕先坐下后,这才坐了下来,一脸谦逊的看着楚燕,这举动与这态度,倒使得楚燕不知道该怎么将话说出口才是,不过这该要说的话,还是得说的,那在厨房烧菜的陈得胜看到了秦扬的到来,心里也很是高兴,擦了擦手,也坐了过来,虽然这可是冒着被楚燕训斥的危险,可是,陈得胜还是有些“义无反顾”,他对秦扬的感觉可要比那徐旭强得多啊,自然是想要尽可能的帮衬秦扬一下,虽然他说的话很多时候&&就和白讲也差不多。
  秦扬见状,连忙站起来道了一声:“叔叔,您好!”又递上了一根中华,这次陈得胜接的就没有刚才那般流利了,眼镜瞥了瞥楚燕一眼,见她似乎并没有反对,于是便就笑着接了过来,秦扬咯噔一声打响了火,那陈得胜壮了壮胆子,还是将烟伸了过去,这引进肺里,感觉别提有多舒服了,这在家中抽烟,这可是头一次啊,上次小徐来敬烟的时候&&,自己都没敢抽啊,看来,老婆对这个准毛脚女婿也还是有好感的啊,陈得胜不免得有些高兴,要是这秦扬真的成为自己的女婿,那指不定,自己的地位与待遇也会有着提升啊,呵呵。陈得胜正高行间,却瞥到自己的老婆脸上的神情并不是非常的高兴,顿时也就缩了,笑了笑对秦扬说道:“小秦,再坐会啊,叔叔的手艺还是不错的。”言罢,起身去了厨房,这是他所能帮秦扬的最后一点了。但愿自己的老婆不会就这么的将这小秦赶走。在乡下怎么了,能抽得起中华,又是个乡长,只怕也是土皇帝一样了,像自己这样,便是在县城里又如何?最好,等晓佳与他结了婚,我就去乡下钓鱼喝酒,倒也非常潇洒,陈得胜为自己的理想生活都已经计划到了什么时候&&去买根鱼竿了,当然,这前提是秦扬与自己的姑娘能够结婚。
  这客厅里也就只有楚燕与秦扬两个人了,这楚晓薇见自己的姐姐也没有出来,于是跑去告诉这一好消息了,虽然自己今天是被逼着骗姐姐回来的,可是这心中到底也觉得有些对不起姐姐,而且那徐旭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是不错,可是楚晓薇总是觉得这徐旭有的时候&&,看自己的眼神总是有些不对劲,别的说不上,那总有点色迷迷的感觉,虽然这没有什么根据可找,但到底是少女的直觉啊,所以说,楚晓薇对这徐旭的感觉很是不好。
  客厅的气氛比较的浓重,由于秦扬的恭维与谈笑,楚燕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将那狠话说出口,毕竟秦扬这小伙子给自己的感觉还是不错的,但是这毕竟是关系到女儿一生的幸福,还关系到自己的脸面啊,当年的指腹为婚可是她主动与自己的好姐妹约定的啊。这人家的家境要比自己的家境强得多了,这么多年下来,这两家的差距更是明显,这徐家还能够不顾惜这一点,主动来提亲,谈起这指腹为婚的事情,实在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啊,而且自己一向好强,这说话,什么时候&&没有不算数过的?!
  想到这里,楚燕不得不开口直言了,这已经快要六点了,也是吃晚饭的时间了,那徐旭随时都有可能到来,见到秦扬在这里,多少有些不太好看……
  h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