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常委会
作者:赵子铭      更新:2021-08-19 12:26      字数:6721
  不过这下定决心修路倒是简单,这在前几任的乡长任上也提议过类似的事情,也曾经进行了一次交通干道的修建,可是这规模与规格实在是渣一般啊,无他,没钱而已,现在秦扬想要在柳堡进行修路,所面对的最大难题也还是这金钱的问题,县里刚刚调拨了远超出往日的资金过来,这次,还想要继续问县里要援助,显然也是行不通的了,那么就靠乡财政里的这些资金,勉强的进行一下修缮与村庄连通工程已经是比较吃紧的了,而要是如此的话,与秦扬所预想的差距也太大了点,这可如何是好了,不过不论怎样,县里还是召开了这常委会议。  。
  在会议上秦扬率先提出了这要致富先修路的观点,这当然是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肯定的,可是这资金的现实问题,却难道了所有的人,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众人在那二楼的小会议室里开始抽起了烟枪,这没有钱实在是一件恼人的事情。
  秦扬也知道大家的为难,清了清嗓子清声说道:“这次召开这个会议,主要就是大家在一起群策群力,互相想想办法,看有什么,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
  蒋伟龙由于这公职未去,而且对这安宜县也是比较了解的,所以他就率先开了口:“秦乡长,想要修路这件事情上,我们自然是一百个赞成,一千个同意了,只是这资金一直都是困扰着我们的大问题,自从这水运没落之后,咱柳堡就再也没有进入过全县前五名,这是什么原因,大家也是知道的,老百姓也是心疼的,谁愿意从一向优渥的生活步入贫困啊,于是,在当年顾乡长的提一下,咱们向县里申请了一笔援助资金,又结合咱乡里的资金,修筑了一条道路,也就是我们现在还在使用着的这条道,可是这道路是修建好了,却没有法子通行货车,没多场时间,这道路就已经被碾得不成了样子,根本通行不了汽车,随后的李乡长,张乡长,以及郭乡长都动过心思,可是没有资金,那咋办,唯有向农民集资,各村平摊,可是这路怎么也修不好,怎么也通行不了大型的车,再加上这道路狭窄,这路简直都已经变成了咱柳堡的毒瘤了。”
  王波林点了点头,虽然他在这柳堡乡待的时间没有蒋伟龙的时间长,可是这蒋伟龙的所说,他也是略有耳闻的,近几年也是亲身经历的,这柳堡每任乡长都提要修路,每任乡长都修路,可是修来修去,这路还是这番模样,惹得老百姓是怨声载道,这次想要再修路,只怕难度要大上许多。
  秦扬原本也打算能不能通过集资的形势来修路,可是没料到原来前面的几任已经干过这事情了,而且这路还修成了这般模样,这下可好,想要让老百姓出资修路,那只怕是玩玩不能了。
  蒋伟龙看了看众人,又接着说道:“王**,秦乡长,这修路第一要规划设计,这首先得花钱,其次要进行修筑,这也要花钱,没有钱是无论如何办不起来的,咱们柳堡是负担不起,这解决的途径只剩下了两个,一个是向县里申请资金,第二就是各村平摊。可是,这么几年的折腾下来,我看第二点基本已经没办法实施了,可这第一点了,县里刚来了这么多的钱,这又想着伸手去拿,只怕……”蒋伟龙说道这里,便不再说话,抽起了烟看着大家。
  秦扬对此,也很无奈,这蒋伟龙分析的非常透彻,讲的也很有道理,难道说,这道路就此化为了一个泡影了么?实在是不甘心啊。
  这会场顿时安静了,除了那烟雾娆绕,再也没有别的言语,许久,那祁步凡丢下了手中的烟,清了清嗓子:“王**,秦乡长,我倒是有一个方法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王波林点了点头,秦扬更是笑着鼓励道:“老祁,快讲,快讲,开会前,我可特意去洗了耳朵啊!”
  众人哈哈一笑。【 】
  祁步凡也微笑着说道:“说到这个资金的问题,我们是没辙,就算将这剩余的资金全部投入,也难以渠道实际的效果,县里的资金只怕也来不了了,那么我们只有发挥这集体的力量了。”
  “还是各村平摊啊,只怕不成啊,现在有些村里就是农业税与提留款都不能及时的上交了啊。”蒋伟龙摇了摇头否定了祁步凡的观点。
  众人也隐隐觉得有些失望,原本以为这祁步凡能够想到什么好注意,原来还是各村平摊的老主意啊,这行不通了,老百姓们已经失望了。
  祁步凡点了点头:“是的,我们也只有如此了,不过蒋**刚才说的很对,由于这历史的原因,只怕我们想要发挥这集体的力量已经是很难很难的了,不过我们不能够因为这样的困难而有所放松。”
  这些都是套话,秦扬也很有些失望,搞了半天,这不跟没说一样, 哦,不,这比没说更坏,起码给了人们一点希望,之后又亲手断了,秦扬刚要开口表示礼节上的感谢。
  这祁步凡终于话说到了点子上面:“既然我们靠宣传发动已经调动不起人民的积极性了,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另辟蹊径嘛!大家小时候&&估计都经历过这样的事,如果你想要买一个面包的话,直接跟爸爸妈妈去要买面包的钱往往是很难得到的,即便是得到了,也是不全额的,所以, 我当年经常看重了一个一角钱的东西,往往会向家里的人要两毛,自然是要哭闹一阵子的,可是这哭闹的结果,那就是往往都能够得到一角钱的东西。”祁步凡说道这里,停顿了下来,端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
  “高啊!”秦扬第一个拍手鼓掌道:“这样的法子,我们也大可以应用嘛!”
  王波林与蒋伟龙也明白了过来,纷纷接着鼓掌,那于文秀等人也慢慢的笑了起来,唯有那马进,一脸懵懂的样子,显然还没有搞清楚情况,这祁副乡长说的是小时候&&向家里要钱的例子,这怎么跟集资修路,发挥集体力量挂在一起了啊?
  不过这事也不用这马进想清楚,秦扬已经笑着说道:“祁副乡长的这妙计,可以先算是立了一次首功,我们这次不如由硬性的摊牌或者是鼓励动员转变一个形式,我们先大肆的进行放风,开始鼓吹,将要选择新的地址,重新修路,就说这是县里的意思,这选择的路线了,全部选择一些农田集中的地区以及那祖坟集中的地方,现在就进行放风,说这是县里的意思,一切补偿从简从少。”
  祁步凡率先鼓起掌来站起身子赞叹道:“秦乡长,这一招要比我的强上百倍啊,还是秦乡长想的合理周到,更进一层啊!”
  王波林与蒋伟龙也鼓起掌来,其实于文秀等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也跟着鼓掌,这可可怜坏了马进,这是咋了,怎么今天这都说了些自己所听不明白的话语啊。
  秦扬自然也看出了马进的疑惑,不过现在可没空来进行解释,安排下了各自宣传的任务之后,秦扬又将话题引入了这乡镇企业的建设上面。
  对于这个话题,众人自然更是热烈,要知道这乡镇企业的发展一向都是重点宣传的对象,可是在前几年一窝蜂的上马随即倒闭之后,这柳堡乡对于这乡镇企业的发展已经有些害怕了,不过这也有成功的乡镇企业的代表嘛,这安宜县里就有,这范水的食品厂就开得是有声有色,令人很是羡慕,也真是因为这个成功的乡镇明星企业,这范水的地位才变得越来越高,现在已经成为了排名第一的乡镇了。
  这在坐的众人,除了马进之外,多少都去过那里参观,对于这明星企业所给乡里带来的财富与利益,众人很是心动,况且这乡镇企业能够容纳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这么一来,那乡里年轻人外出打工的人数自然会变少,这可是乡亲们人人都想的事情啊,尤其是在前两年,那死后联系不上在外打工的孩子的悲剧发生之后,乡里的老年人们少不得对这柳堡没有什么乡镇企业与合适的工作岗位而感到颇有怨言,这要是真的能发展出一个成功的乡镇企业的话,那不但乡党政机关的日子要好过的过,这在群众们的评价也会提高一个不小的档次。
  秦扬笑了笑说道:“我知道,大家又惦记上了人家范水的食品加工厂,那可是个咱县里各乡镇人人都学习的目标,不过,咱们在看到人家辉煌享受的风光,也要看出他能够发展成功的原因。在这里,我就不卖关子了,在座的基本都是我的前辈,我就先谈谈我的认识,这范水食品加工厂的成功原因很多,不过最重要的一共有三点,一是他选择定位合适,这范水跟咱们差不多也是典型的水乡型的,鱼虾资源非常的丰富,原料便宜;二来这范水的位置极佳,交通便利,正好在两条二级公路的交汇处,全镇的村道畅通,是咱们安宜第一个实现全乡镇三通的地方;这第三点,那就是范水食品加工厂实行的是个人承包制度,这无论是工作积极性还是在工作精力与敬业方面都远超乡里的干部直接兼管这乡镇企业。”
  秦扬的这席话,尤其是那最后一点,便如一颗重磅炸弹一样轰击在众人的心中,这乡镇企业的个人承包,从去年开始比较的流行,可是在不少人的眼里,还是不看好的啊,这都个人承包了,还叫啥乡镇企业,直接叫私人企业算了,而今这一切居然要在自己乡里也实行了,这令蒋伟龙等老派一点的人瞠目结舌,而祁步凡等则眼中一亮,众人各有心思……
  可是虽然这有不同的意见,不过大家都知道这属于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情,你这交通没有搞好,再怎么样的乡镇企业也没戏,所以大家对秦扬提出的意见,那自然是搁置异议,求同存异,也没有必要为了这个而开罪这个官场新贵,这柳堡乡常会会开展的很顺利,在大会上基本通过了改善交通的方式方法,并且还定下了这努力发展乡镇企业的近期重点。
  秦扬对于这次会议取得的共识还是很满意的,然而令他更为满意的是,那赵洪祥回来了,而且还带回了华晓鑫。这华晓鑫一回来,事情就迎刃而解了,在还回了蒋伟龙挪用的三十万元之后,华晓鑫又重新换上了新的合格钢筋,如此一来,皆大欢喜,秦扬连忙打电话向钟**报喜:“钟**,这华晓鑫找到了,是在高都第二钢筋厂附近被咱们柳堡乡派出所所长赵洪祥给解救出来的,当时华晓鑫基本上已经属于被软禁的状态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钟**的声音:“让赵洪祥将详细资料进行整理,待上华晓鑫来县里,你也跟着来。”
  秦扬点了点头,回道:“好的,我们立刻就来。”
  上次围攻黄炎全的那帮人留下的六辆改装车已经被县公安局直接没收“消化”了,这柳堡乡乡**自然在秦扬的努力下,也得以分到了一辆。
  在告知了王波林后,秦扬与赵洪祥,带着华晓鑫驾上了那辆改装车直奔县局。
  钟**事先已经发了火,责令县局将这件事情严重严肃处理,一定要查清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定要给华晓鑫以及柳堡乡一个交代,县局王局长在这种方针的指引下,自然亲自接待了赵洪祥、华晓鑫一行,华晓鑫将自己如何被诱骗去高都市,又是如何被软禁的进行了详细的讲述,而秦扬则径直去了钟**的办公室,关于这华晓鑫被软禁的事件,秦扬已经无需再问,很简单,这盘棋已经下到了最后了,而且钟**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而今将这华晓鑫的事件严肃处理追究,显然是在扩大胜利成果,这事多少会有一些蛛丝马迹,即便是不能将那幕后之人拉下马,那也多少可以狠狠的刺激一下那位自以为聪明的幕后人。
  钟**一见秦扬的到来很是高兴,在秦扬的面前,他已经卸下了自己的脸谱,很简单,第一,秦扬无论怎样也是威胁不到自己的地位的;第二,秦扬于自己有救命之恩,自己对他又有知遇之赏;第三,钟**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人在世界上一辈子,想要不带着各式的面具生活,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钟**很享受与秦扬见面的这种感觉。
  而秦扬也是,对于这个亦师亦友的钟**,秦扬一向都是很佩服的。
  “小秦啊,现在主政一方了,这感觉如何啊?”钟**笑着向秦扬问道。
  秦扬摆了摆手:“别提了,钟**,这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啊,这做了乡长后,才发现原来这领导也不是这么好做的啊。”
  “哈哈,你这说的什么话,你可也是跟在我的身边做了一段时间秘书的,难道当时我就给予了你领导好做的错觉?”可以看得出来,钟**的心情不错。
  秦扬笑了笑:“那哪能啊,您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比起您来说,我这点小麻烦小烦恼又算的了什么了。”
  “哦?遇到了什么麻烦了啊?说来听听,你那旅游古镇的想法实施的怎么样了?我这可是对你寄以厚望的啊!”钟**饶有兴致的问道。
  秦扬苦着脸,耸了耸肩:“还不是孔方兄的麻烦么,这样样都离不开他啊,这咱才向县里要来了一大笔那啥,可是这实在是不经用啊,至于旅游古镇,暂时我还觉得能力不够啊,这基建与交通还没有构建好,这一切都是虚的啊!”
  钟**哈哈一笑:“看你这样子,似乎深恨自己的担子轻,想给我要钱或者要官啊。”
  “嘿嘿,那哪能啊,不过,钟**您要是愿意的话,那我也只有推辞不得了。”秦扬笑着看着钟**。
  钟**扬了扬手:“赶紧给我做出点实绩来,没有资历就要有突出的政绩,离这换届也没有多长时间了,我估计要去市里了,你可要好好干,别让这个淮海省最年轻的乡长变得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记录,给我多破几个真格的新记录。”
  钟**话说道这个份子上了,秦扬自然也非常严肃的来对待,并且将自己在常委会上的想法与制定的短期目标进行了汇报,钟**点了点头:“你这小子,心思活,对你,我放心,你就用心去做!”
  秦扬感谢了两句,便就离开了县委,这华晓鑫的笔录也弄的差不多了,所幸这个华晓鑫并没有如同秦扬的最坏想象那样也是那匿名信事件的同党,要不然那可就坏了事情了,这华晓鑫对自己“悲惨遭遇”进行了血泪控诉,同时一口咬定那三十万是蒋伟龙预付给他去购置建材的,并且那钢筋的问题,自己也是受害者,都是那高都第二钢筋厂干的。
  如此一来,只怕那蒋伟龙的职务也能够保住,最多给个纪律处分之类的。这对于蒋伟龙来说,绝对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对于秦扬来说也不差,那样子柳堡乡乡**的配置与团结程度可是最好的了,这无论办什么事情,这内部的团结是最重要的。
  在惋谢了华晓鑫的请客之后,秦扬径直来到了楚晓佳的住所,他要给楚晓佳一个惊喜。这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见面了,秦扬很是想念楚晓佳,虽然经常有空的时候&&就打电话,可是那老话怎么说的,对,远水解不了近渴,尤其是这初尝了那种滋味的男女,自然是渴望的很,秦扬有的时候&&甚至都有些控制不住,想要撸几下,这正是年轻力壮的年纪,这还真有点吃不消,秦扬甚至都开始在考虑是不是立刻将楚晓佳的想法实现,这两人也好时刻在一起相处不是?!
  等啊等,这下班的点也快到了啊,这陆陆续续已经有人回来了,可是楚晓佳还是没有回来秦扬等的倒也有些着急了,便在有些按捺不住的时候&&,一个女子看了秦扬半天,才犹犹豫豫的问道:“你是楚晓佳她男朋友?”
  秦扬循声看去,那女子似乎就是上次跳舞的其中一个,于是点了点头:“是啊,楚晓佳怎么还没下班啊?”
  那女子笑了笑:“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了,还好没错,你别等了,楚晓佳今天不回宿舍,她家里有事,她妹妹下午的时候&&来叫她回家去了。”
  “啊?谢谢你啊,你知道她家在什么地方吗?”秦扬急切的问道,是什么事情,这么着急要她妹妹亲自来找楚晓佳回家?
  那女子想了想说出了楚晓佳的地址,那地方,秦扬熟,也知道在哪里,于是笑着点了点头:“谢谢你啊,下次请你吃饭!”
  “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可就等着了啊!”那女子笑着说道。
  秦扬点了点头,转身而去,这跑的很急,要是楚晓佳家出了什么事情,自己这又没有告诉楚晓佳自己的大哥大号码,只怕这小姑娘也会着急,万一有什么坏事,那也是秦扬不敢相信的,曾静不就是因为她的父母而离开了自己了么?这楚晓佳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了啊。
  这不一会儿,秦扬便已经冲到了这楚晓佳父母家门口,可是这一时之间又犯了难,总不能就这样上去?见到楚晓佳的父母该说些什么?自己与楚晓佳可以算的上是自由恋爱了,还没有经过见过家长,也不知道她的父母是怎样的人,万一是那种老牌主义者,只怕这反而会起到一个坏印象啊,正为难间,那大门豁得开了,一个与楚晓佳有几分神似的十七八岁的大姑娘走了出来,想必就是楚晓佳的妹妹。
  秦扬留意了一下,似乎那姑娘的脸上并无悲戚,心中倒也安了许多,至少,没有出现那种过誉严重的不幸事情,不过,那为什么楚晓佳的家人会这么着急的将楚晓佳从厂里在工作的时间叫回来了?
  这秦扬思索之间,不由得就忘记了那注视的眼神,在那姑娘看来,显然秦扬正两眼迷茫的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这一下,人家可不乐意了,皱了皱眉头送了秦扬一个评价:“流氓!”
  这一下令秦扬哭笑不得,虽说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一个大姑娘看不是什么好举动,可是自己这完全是无心之过啊,没想到楚晓佳那么的能干温柔,她的妹妹却是个小辣椒了。秦扬笑着解释道:“你是楚晓佳的妹妹?我是她朋友,刚才见你长得像她,不免多看了两眼,不好意思啊?”
  那姑娘果然是楚晓佳的妹妹,叫做楚晓薇,听说这人是姐姐的朋友,不免多看了两眼,才笑着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那两个字,我就收回了,你找我姐啊,她在家里了,不过现在就别进去了,我妈和我姐在斗气了!”
  “斗气?!”秦扬有些吃惊于这样的结果,这是自己所没有想过的结局啊!
  h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