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私事
作者:赵子铭      更新:2021-08-19 12:26      字数:6474
  秦扬可以说是度过了最漫长也最难熬的一夜?什么一ye情?O,O,O,这种不和谐有违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行为怎么会出现在秦扬的身上了?就算是要有情,那也是夜、夜、情啊!闲话少谈,且归正传。{ } 。秦扬这一夜为了满足刘蓓蓓那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讲诉了与楚晓佳相识相知到相爱的一个过程,当然是有删节版的,也隐去了楚晓佳女追男的事情,这事虽然对于一个男士来说感觉很爽,可是说给别的女人听,那多少有些不合适,要为自己的女朋友着想啊。可是如此一来的话,这过程与情节就又显得过于突兀,那么秦扬为此测了个小谎,将楚晓佳的身份升级为自己的青梅竹马,如此一来,实在是艳羡旁人。
  在陪着八卦正浓的刘蓓蓓聊到了鸡鸣的时候&&,两人还是毫无困意,不过秦扬建议道:“班花大人,咱现在可要注意一点啊,好在这柳堡中学旁边有个乡治安点,您老,看来还是得换个宿舍了啊,我在乡招待所给你找个房间?”
  刘蓓蓓想了想:“你不是在老于头家住的么?要不,我也住他那去,这下子,有老于头在,你也不会害怕了?”
  秦扬笑着拍了拍刘蓓蓓的肩膀说道:“我说,那啥,您老就这么的渴望与我同居啊?”
  刘蓓蓓送了秦扬一记卫生眼,随即又抛了个媚眼给秦扬,故作嗲声嗲气的说道:“是啊,我就是渴望与你同居啊,怎么样,秦乡长,你愿意不愿意啊?”
  秦扬浑身打了个冷颤,汗毛根根立起,双手竖起投降道:“好了,好了,大小姐,你就放过我,不过这要老于头答应才行啊,咱可不做不了主哦!”
  “那是自然,只是秦乡长,您可要加强这柳堡的安全了啊!”刘蓓蓓恢复常态,笑着说道。
  秦扬点了点头,是啊,这六个外乡人再加上那门外不知道有几人,这么些人已经在这刘蓓蓓的居所打探了好几天了,也没有被人怀疑,被发现,可见,这安全意识是要加强了!等赵洪祥从高都回来,一定要加强这柳堡乡的安全意识,提高这柳堡乡的安全系数了。
  两人洗漱完毕,秦扬倾情奉献了一顿美味的早餐之后,回到这乡**的时候&&,黄炎全已经在等待了,一副贼头贼脑的样子,见了秦扬就大呼小叫道:“哎呀,老哥,真有你的,这么快就将我们高三二班全体男生的梦中女神给拿下了啊?昨晚怎么样?是否昨夜便是,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啊?”
  “去, 去,去,老文盲!这诗有这么用的么?”秦扬摆了摆手,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黄炎全紧随其后,笑着说道:“那就用横陈夜,那啥那啥那那啥!”
  “低俗!,昨晚跟王**谈的咋样了啊?你们一个想要积极的跟党组织靠在一起,一个积极的想要你这思想上要求进步的人能够在行动上也进步起来,为家乡多做贡献?”
  “秦乡长,真乃神人也!”黄炎全竖起了大拇指,谄媚的笑着。
  秦扬丢了个烟给黄炎全:“少贫嘴了,咱俩相交这么多年,也没有发现你有这特长啊,我与刘蓓蓓那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咱话就说道这里,别再瞎说了啊,咱是爷们,不怕什么,这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了,要为人家多着想着想啊!”
  黄炎全点了点头,鼓着掌说道:“行,行,行,你高雅,你高洁,咱这些的凡夫俗子高攀不上,好了,王**,可是个猛人了啊,也管起这招商的事情来,给我立了很多的优惠条件啊,说的我很是心动啊!”
  “心动不如行动,您这样先富裕起来的人,还不赶紧带着我们家乡人民一起富裕起来啊?”秦扬点上了烟,又将打火机扔给了黄炎全。
  黄炎全接过了打火机,点上烟,吸了一口,笑着说道:“那是必须的啊,咱这样先富裕起来的人,自然是一口气的答应了,只是,这时间没定了,等我手头宽裕一点,一定来造福柳堡,建设家乡啊。”
  “就你滑!,还有啥事?”秦扬笑着说道。
  黄炎全收起笑容,正色的说道:“那啥,什么时候&&去竹西的时候&&,打我电话,我那还有几个包工头之类的伙伴,介绍给你,你那砂石场的沙石之类那么好,价格又公道,不多进行推销,实在是暴殄天物啊,现在可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了啊!老兄,也要多打开渠道啊!”
  黄炎全说的这么诚恳,秦扬自然也正色的点了点头:“知道了,等我有时间一定去竹西找你!”
  “嗯!”黄炎全点了点头,站起身来,从身后的包中,又取出了一台大哥大递给秦扬说道:“号已经给你选好了,就是这身份证还没有登记,有空老兄你去履行一下手续就行了!”
  秦扬也没有推辞,接过大哥大笑了笑:“行,我这正想买一台了,可巧,你送来,正好也节省下我的时间了,那啥,就在沙石款中算!”
  “那哪成啊,咱俩是发小,这点可不算是行贿受贿!”黄炎全拒绝道。
  秦扬点了点头:“咱是兄弟,就不用整这些虚的,以后身边有工程要用沙石记得推荐我砂石场的就系你个了!”
  “行,你这小子,到也会放长线,钓大鱼啊!”黄炎全也不拒绝了。
  中午的时分,黄炎全离开了柳堡乡,这调查组的结果,还是没有出来,这调查组的组长杨彦平已经称病回县里去了,这剩下的组员,分成了两种态度,在这蒋伟龙够不够成挪用公款罪这个问题上产生了剧烈的分歧。
  这蒋伟龙挪用公款这个事实是没有任何异议的,只是在这属不属于挪用公款罪上面两种态度有了比较激烈的碰撞。
  因为这并非所有的挪用公款行为都是构成犯罪的。这认定挪用公款罪与非罪界限的关键,是看该挪用公款行为,是否属于法定的挪用公款罪范围。具体来说,是看该行为是否属于下列法定的挪用公款而构成犯罪的行为范围,除此范围之外的其他挪用公款行为,应视为挪用公款的一般违法行为。
  这违法犯罪,违法犯罪,虽然一般都放在一起来说,可是这两词的性质相差还是相当大的啊。这对于蒋伟龙的一生来说,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影响的啊。
  这核心的矛盾点,那就在于认定挪用公款罪的三个特性,一是从事非法活动性、二是进行营利活动性、三是超过三个月未还性。
  认为不构成犯罪的一方,理由很是充分,那就是这三条一样都不符合,这华晓鑫是刘屯小学重建工程的钢筋提供商,蒋伟龙作为这重建工程的总负责人,在预算的资金内调拨一部分来帮助建筑公司购买这建材,也是可以的,可以算作是拆借的行为,这只要能在三个月内还清就可以了,并不构成挪用公款罪。
  而持有另一种观点的人,则认为,这蒋伟龙在撒谎,那匿名信上写的很清楚,这蒋伟龙将三十万借给华晓鑫是用于高利贷,想要谋取利益,这符合进行营利性活动性,应该将蒋伟龙刑事拘留,进行公诉。{ }
  这两种意见很激烈,又互相谁也不服从谁,如此一来,这检查组就没有必要在柳堡乡继续争斗了,个子整理了材料,回县里去交差,由上面的人进行拍板了。
  秦扬知道这个消息后,不禁为蒋伟龙的谙习法律与机智而高兴,要是蒋伟龙能够接受这次的教训的,那么在这基层的工作经验与对柳堡的熟悉程度上,只要肯努力,愿意帮助自己一起开展工作,那定然将是事半功倍的啊。
  现在问题的最关键,那就落在了华晓鑫的身上,也不知道这赵洪祥去高都找到华晓鑫没有,这高都虽然是一个县级市,可是这区区一个华晓鑫掉在这高都市里,那还不跟大海捞针差不多的性质啊。
  可是这事情急是急不来的,这一天忙忙碌碌的工作将秦扬的时间排得是满满当当的,好不容易处理完手中的事情,那李如萍已经俏生生的在办公室外等待了好久了。
  秦扬许久才发现她,连忙笑着打着招呼道:“李主任啊,进来!有什么事嘛?也不叫我一声,在外面站得久了?”
  李如萍笑着走了进来,那一对很好看的小虎牙显露了出来:“要是工作上的事情,我立马一分钟也不耽搁,就进来汇报了,可是今天这不是为了私人的事情嘛,哪敢耽误秦乡长办公的时间啊。”
  秦扬这才发现,这李如萍今天穿的比较的好看,让人不禁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这人靠衣装,马靠马鞍,这话不假啊。
  李如萍见秦扬一副没有回过神来的样子,笑着说道:“秦乡长,你不会忘记了,今天晚上,你让我安排饭局的了?”
  “哦!没有忘,没有忘,只是一时进入了诗意的境界!”秦扬呵呵的笑着回答道。
  李如萍心中一热,笑了笑。
  秦扬随着李如萍走出了办公室,在关门的那刹那,忽然想起,那唐来发似乎还没找自己借钱了,难道说自己这及时雨做不成了?
  路过乡**大门保卫室的时候&&,老孙头笑呵呵的跑了出来:“秦乡长,秦乡长,这里有您的一封信,本来我想送上去给您的,可是他送信的人说是你好朋友,让下班的时候&&再交给您。”
  “好朋友?!哦,那谢谢你了啊,孙大爷!”秦扬接过信件感谢道。
  老孙头笑呵呵的点头哈腰去了。
  秦扬也没顾忌着李如萍在身边,边走边将信封撕开,果然是唐来发的信件,上面写着:“秦乡长,感谢您对我们兄弟的宽容与帮助,您的情分,我唐来发一辈子都记得,从今以后,我们一定不再干这些事情了,对了,那笔钱也不用了,因为现在已经用不着了。高都唐来发。”
  现在已经用不这了?那也就是说他父亲已经……唉,秦扬无奈的看了看这信笺,这人生还真是短暂,令人唏嘘啊。
  李如萍见秦扬情绪不高,于是叉开话题笑着说道:“秦乡长,你知道吗,咱们柳堡一直有一个传说就跟咱们这柳河有关了。”
  “哦?什么传说了?”秦扬看了看李如萍,还是开口问道。
  李如萍笑了笑:“相传啊,咱们柳河的源头是一汪清泉,这清泉里的水啊甜又蜜,西楚霸王项羽在反抗暴秦路过我们这里的时候&&,曾经在这里大摆筵席,由于战争生活艰苦,这酒不够分,于是项羽便亲自将酒全部倒进了这清泉之中,焚香祷告,随后那美酒从泉中喷涌而出,众将士共饮,一举打败了秦军。那柳河老人们总是称呼他为酒河,至今在多雾时节,那河面上还飘来阵阵酒香了。”
  “哦?!看来,这柳河酒厂的李厂长也是一个妙人啊!”秦扬哈哈一笑,这所谓的柳河传说不明摆着与酒泉的传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嘛。
  李如萍抿嘴一笑:“秦乡长真是个聪明人,我还没说这传说是李厂长告诉我的,您都能猜到啊,实在是了不起。”
  秦扬耸了耸肩,轻轻的摆了摆手说道:“小同志,你要向我学习的地方还很多哦, 我了不起的地方可还有很多了啊。”
  李如萍微微一笑,两人步入了水乡人家,那柳河酒厂的李益民李厂长已经在门口等待多时了。
  “秦乡长,秦乡长,您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前来,实在令我深感荣幸,颇为感动啊。”那李益民其貌不扬,不过那音色还是不错的,颇为入耳。
  秦扬笑着迎了上去,伸出了双手,握住李厂长说道:“李厂长,这说的什么话啊,能与您这个财神爷,乡里的纳税大户见面,我们才应该深感荣幸啊!”
  “秦乡长,说笑了!里面请,里面请!”李益民在前面带路,四人进了水乡人家在二楼的包厢。
  这饭菜流水一般的送上了席位,不一会儿,已经满桌都是,很是丰盛啊。四人笑着说着,胡乱说了些什么,那随同李益民前来的年轻女子就不说了,这李益民还算是个比较健谈的人物,与秦扬这历史,地理,与现在的国际形势胡扯了一大推,谈兴甚浓。
  秦扬知道这次的见面定然不会就是这么简单的吃吃喝喝,谈天说地而已,可是这李益民能够按捺得住,说了这么多闲话都不引入正题,还是一个比较有交际能力的人啊,有着这么一个有交际能力的人,怎么这柳河酒厂一直就发展不起来了?而且,现在还隐隐有些支撑不下去的样子。
  不过这个谜题一直到了酒宴的结束也还是没有解开,这李益民分毫没有提及工作上的事情,可以说的上得上是但谈友情,不说革命的味道了,只是在临行前向秦扬邀请了一下什么时候&&能去厂里考察考察的意思。
  看着李益民与他秘书的远去,秦扬默默的点了点头:“李主任啊,你这老街坊有两把刷子啊。”
  李如萍不明白的看着秦扬,秦扬也不解释,嘿嘿一笑了之,不过倒也不忍就这么的吊李如萍的胃口:“李主任,什么时候&&安排一下,我们一起去柳河酒厂看看!”
  “秦乡长,您这,太感谢您了!不过我一个计生委主任……”李如萍既是感激又是疑虑的说道,这能够陪同秦乡长一起前去柳河酒厂考察,那可是何等的荣耀,这柳河是自己的故乡,这么一来,也算是荣归故里了,这多少能传播到自己的父亲耳朵里,应该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秦扬笑了笑:“那必须的啊,柳河酒厂也要注意计生工作的啊,就定在这一周,具体时间你与小王联系一下。”
  “谢谢您!秦乡长!”李如萍感动万分。
  秦扬笑了笑,心里暗道,难怪那么多的人拼命的向往上爬,这举手之劳的事情也能让人承情感动啊。
  当晚,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也许是这月色的关系,秦扬迟迟睡不着觉,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隔壁的房间俨然就是刘蓓蓓同学,也不知道这小姑娘是怎么取得了老于头的信任,如此之快的就搬入了老于头家租住了一个房间,与秦扬开始了另类的同居生活。
  既然现在已经睡不着觉,那么不如就开始思考这柳堡乡的进一步发展规划,自己一心想要将柳堡乡发展成为一个全省有名的旅游名镇,参考江南水乡古镇那般的开展水乡古镇游,再借助九九艳阳天的故事开展红色之旅,另外再辅以生态自然田园游,这计划的很多,想的也不少,可是而今真的当任这个柳堡乡的乡长之后,却发现这些想法是要有大量的资金扶持的,现在当务之急,那就是先要解决这柳堡的交通问题,以及第一步的生态农业问题,这农村的事情,不先解决农民的温饱问题,一切都是虚言啊,索性这生态农业有了技术上面的行家,这与农民打交道的基层工作经验祁步凡也能够胜任,不过到底也是新来的,论起这对柳堡乡的熟悉与威望,还是蒋伟龙更加合适,要是这蒋伟龙不不涉嫌到挪用公款罪的话, 那想必,这生态农业,以及全乡的农业发展定然会更上一个台阶,不过这一切都不能急,在拨款救济一下比较贫困的村庄之后,再加上对教育、卫生的投入后,这钱怎么也不够用,制约柳堡乡发展的首要前提那就是金钱问题,而这当务之急,那就是造血,这生态农业发展前景不错,可是暂时见效定然不会太快,也就先不能指望了,那么就要靠发展乡镇企业了,这乡镇企业近年来越来越被重视,也一直都是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于是乎各地各乡各村纷纷上马了很多的企业项目,这就造成了盲目的发展与竞争,尤其是这结构调整亟待加强。因为这两年来,安宜县各乡镇企业行业、产业、产品趋同现象十分的严重,企业之间无续竞争比较普遍,并没有产生区域性特色经济发展,所以说,这柳堡乡在五年前可是有不下于十五家乡镇企业,这三年前只剩下了六家,而今只有了两家,随着郭家的砖瓦厂倒闭,也就只有柳河酒厂一个独苗了。
  这显然是与柳堡乡的经济发展要求与经济发展趋势是跟不上趟的。现在这手头的资金虽然不多,可是也能够扶持一下柳河酒厂,要是这李益民真的如给自己的印象那么好的话,大可以好好扶持,亦或者还可以再新建一个绿色无污染的全新乡镇企业,毕竟这乡镇企业还是很重要的。
  嗯,秦扬暗下了决定,这天不亮,便就前去了乡**,调出了前几年的乡镇企业发展的资料,什么五金厂,什么电风扇厂,种种五花八门的厂都有,不过毫无例外全部倒闭关门了,这剩余保存到今年的两个厂,一个是砖瓦厂就不用说了,那是走的建材路线,走的关系路线,一个便是这柳河酒厂,这柳河酒厂现在之所以能够生存下来的原因, 也很是简单,一来乡**以及村里的招待用酒,还有这柳堡乡的消费市场并不好,外面的中档酒一来因为这交通不便,二来也因为这价格问题,并不能在柳堡乡打出局面,而那些低档酒说实话,根本就比不上这柳河酒,即便是近来柳河酒也没有以前地道了,可是这到底是喝惯了的啊。
  秦扬总结了一下原因,很简单,那些什么五金厂、电风扇厂倒闭原因,就是因为盲目的开展,没有考虑那生产原料之类的等等问题,而还有一些厂,比如说这罐头厂之类的,则是因为没有打开销路,这柳堡乡的交通不便啊,横亘在柳堡乡乡镇企业发展面前的一道难关就是这交通问题。
  只要解决了交通问题,那么才能谈到柳堡乡经济的发展,只有解决这交通问题,那么才能够惦记着进行经济的发展之类的!嗯,要致富,先修路!要致富,先修路!
  一定要先修路!打通柳堡人民的致富之路!秦扬拍了拍桌子,站起身来!
  hr /
  <>